地圖防盜

在紙圖盛行時代,為防止地圖被競爭對手盜用,因此會在地圖中夾雜一些不為人知的符號或註記來區辨出地圖是來自於自家之手,紐約州有一個虛構地名 Agloe,自1930年代就出現,其實就是製圖者所假造的一個地名,一個copyright trap。但有趣的是,USGS 還是收錄它於地名資料庫中,且Google Map也可以找得到 (Agloe General Store)!

Agloe Best

藏在公車站牌中的地方記憶

因應都市發展,有些地標搬遷或消失,例如阿波羅大廈、聯合報大樓,台北市政府在今年(2015年)3月中頒佈了新版的公車命名方式,即是朝向於街道系統以為主的公車站牌命名。這個方向有好有壞,好的地方是街道系統跟著公車站牌方便搭乘的人區分位置,但街道系統已經是充滿了中國地名[註一],公車站牌也是用一堆中國地名再堆砌一次,台北市就充滿了濃濃中國特色。而目前捷運站的命名也存在這樣的趨勢,公車站牌密度如此高,真的要以這種方式命名嗎?

公車站牌事實上隱藏著地方的記憶,這些記憶也有可能隨著公車站牌以街道系統的命名而消失,可以看看幾有趣的例子:

  1. 社子臨江園。根據維基百科,社子島在早期設有「蔬菜專業區」,在沒有大量化學肥料的年代,使用的是水肥,於是在今日的延平北路七段附近,水肥處第一隊設立分隊,利用淡水河運,收集來自於台北市區的水肥,以供應社子島的農業使用。根據王志文(1998)「滄海桑田話社子」一書中記載,後來公車由台北市區向社子島開通之時,要設立公車站牌,當地居民覺得「水肥隊」不好聽,所以取了一個優雅的名字,「臨江園」。本來以為這是一個餐廳之類的地方,居然隱藏一段故事。
  2. 北投八勝園。循著Google街景圖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明顯的建物或地標,對映這個站牌。後來,再以Google查詢,結果發現八勝園是日治時代有名的溫泉旅館,但國民政府來台後被軍方徵收使用,多次整修外觀早已和以前不同,但當地居民仍然習慣使用這個名稱來當公車站牌。
  3. 三重中正堂。以前是活動中心,是當時年輕人聚會的場所,但後來改建為新北市立圖書館三重分館,而公車牌站也沒有換,所以利用Google查詢三重中山堂,會直接出現圖書館,和附近的美食,表示「中正堂」並沒有被後來的圖書館取代,成為當地人的新地標。

隨著都市化過程,公車站牌是有調整的必要,但可以考慮一個比較完整妥善的方式進行,對於有意義的站名不一定要完全抹滅吧!

[註一]根據龍應台的《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書記載,台北市的街道之所以會這麼中國,是由於上海建築師鄭定邦,沿用了上海市的街道命名方法(這個命名方式是為了擺平各國在上海租借地的命名爭論),而大量使用中國地名,把過去日治及日治之前所遺留下來的地名記憶抹滅。

消逝的地名—南港在北部,北港在南部?

大家都知道台北市內有一個「南港」區,而雲林縣有一個「北港」鎮,看似相對應的二個地名,在地理空間位置上卻是錯置,南港在北、北港在南,其實這二個地卻一點關係也沒有。南港地名的由來的確和北港有點關係,但卻不是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北港」,而是消失的「北港」,是位於現今汐止汐萬路二段的北港國小一帶,是過去產煤相當興盛的地方,在Tony 人文自然旅記中,說明了當時的盛況:

汐止地區開採煤礦的歷史可追溯至光緒十六年(1890)間。甲午戰後,日據初期,汐止地區的北港庄、茄苳腳庄、保長坑庄、 康誥坑庄、叭嗹港庄、鄉長厝庄等地都有煤礦坑,其中以北港庄的煤礦場規模最大,有北港一坑、北港二坑。 汐止煤礦產量雖不如侯硐、平溪一帶豐富,但煤礦也曾是汐止地區重要的產業,年產量約七萬公噸。 1934年,曾達到每年25萬公噸的高峰,大約是七十年前的事情。

在日治時期的台灣堡圖依然可找到這個地名,維基百科對於「汐止街」整理,也記載這個地名,可見當時北港是不小的聚落,但隨著煤礦產業沒落後,聚落也隨著沒落,日治時期的還使用地名,在百年後,地名卻不被使用。

「討厭鬼」也是地名!?

無意中,發現某一些人在Facebook上經常使用touyenkuei為post的地理標籤(geo-tag),這個地名拼起來怪怪的,唸起來更怪—討厭鬼?! Faceook使用 Bing Map,連結到地圖發現這是一個在木柵地區的地名,難道是新創地名嗎? google 一查後大為吃驚,根據 Jason Chang 的考證,這個地名的來源是這樣的:

由於這個地點位於臺北市文山區,所以我便從文山區的一些舊地名開始研究起,進而發現了上述那個發音非常近似的「頭廷魁」;根據我的推測,應該是有人在製作 地圖時,將「廷」(ting) 誤謄為長得很像的「延」(yen),而使得這個地名變成了「頭延魁」,之後這個錯誤的地名便被英譯成了「Touyenkuei」,我想這是目前我所能想到 最合理的解釋了,與各位分享。

而頭廷魁的地名沿革,可以文山區公所網頁中得知。

我查了台灣地名檢索系統,「頭廷魁」是舊地名,在1904年的台灣堡圖就有,但英文Touyenkuei就找不到任何資訊了,同樣的,找了geonames.org也是沒有資料,根據Jason Chang補充的資料在geographic.org可以找到許多Facebook上使用的地名,Touyenkuei的確在列,在這筆資料的最後,也說明了資源來源是National Geospatial-Intelligence Agency,也印證了李世淵所說:

美軍在1940年代2戰期間為了轟炸與攻打台灣, 所拍攝的空照圖資料.

所以這根本是一個錯誤的地名,而這個地名卻被網路空間使用,使得在網路空間產生了一個位置,這個位置是人們用來標記所言所見,哈!不知道地名學家們如何感想?

以地名為商標?

「讚歧」為日本四國香川縣的舊名,因香川以出產出產烏龍麵為名,「讚歧烏龍麵」事實上是全日本知名的烏龍麵,但1998年南僑集團因該公司產品「讚歧烏龍麵」,而向智財局註冊「讚歧烏龍麵」為商標,且智財局當時也核淮了這個商標,直到2006年日本人來台灣開拉麵店,才發現他們不能用「讚歧」二字為招牌,若要用得用南僑的麵,這家拉麵店最後捨棄用「讚歧」,並開始了商標專用權大戰,最近,在新聞媒體上又看到這個報導,南僑敗訴專用權遭撤

問題的徵結是在於地名是否可以被申請為商標專用權,地名被賦於意義是公共財?或是獨享的利益?南僑10多年前開發鳥龍麵產品,向智財局以「讚歧」為名為自家烏龍麵命名,並且主張「讚歧」二字是他們在台灣所經營的烏龍麵品牌,他們認為他們在台灣投入大量金錢去建立此烏龍麵品牌,專用之權理所當然,然而,讚歧以烏龍麵聞名在日本應該是眾所皆知,很多哈日的台灣人也都知道,南僑以讚歧命名並在台灣有商標專用權,豈不佔便宜之嫌?因為讚歧是日本地名,對台灣人沒有太多感受,對日本人而言,當然不是滋味,為什麼自己國家的地名,在國外不能使用? 就好像若有日本人以玉井二字在日本註冊商標,使得玉井芒果在日本不能以「玉井」為名來買。南僑是商人有他們的商業考量,但智財局的審核是否過於草率? 事實上,即使智財局的官員不知「讚歧」二字為何? Google 一下應該也可知一、二,怎麼可以用這是國外地名無法一一查証為由來推卸責任呢?

古今地圖疊合,時空交錯一瞬間

中研院GIS小組與遠流出版社合作,將100多年前日本人所繪製的台灣堡圖,透過Google Map當成平台發佈。右今地圖的疊合,使人一瞬間的錯覺,從現今重回100年前。我特別取了一個我家附近的快照(snapshot),我家在草屯,舊名草鞋墩,由來據傳是當時鄭成功大軍要進入埔里之前在此休憩,因長途拔涉至此,許多人的草鞋,都已經磨損,而在此地換新鞋,而大量換鞋之後,舊鞋堆積如山,使得「草鞋墩」一名不徑而走。然而,科學一點的考究,不難發現,草屯位於埔里盆地出口的沖積平原,對外連結台中盆地、彰化平原,而對內連結埔里盆地和中央山脈西麓,在三百年前即是東西往來的重要交通節點,自然而然地這個地方就成為一個驛站,會有許多人在此休息,以便進入山地,或出走平原,在這個地方換鞋,也很正常,我相信草鞋被這樣給堆起來,應該也很正常。
更仔細一點說,我家的舊地名為「崎仔頭」,意指在緩坡之頭,事實上,在我小時候,我家門口的那一條路是二個大曬稻場,也是許多人的活動空間,我家在20年前還是田地。如今,都市化的結果,房屋不斷往外擴張,以前庒頭和庒頭的不同與對抗,己經在都市化擴張下,不是重新規劃,就是連結在一起,庒頭的地方意識、地方感也隨之消失。現在若有人問我,「你住草屯那裡?」,若我回答崎仔頭,他也知道,表示他的年紀超過30歲以上。
地名的變遷,猶如空間的消逝,現在只存在地圖中了!!

台灣堡圖在Google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