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街圖(OSM)將成為谷歌地圖(Google Map)的最大爭競者嗎?

常有人問起,開放街圖(OpenStreetMap)能不能商業化? 或開放街圖能有什麼商機? 隨著上個月Telenav宣布他們的產品Scout捨棄了與TomTom的合作關係,而轉為使用開放街圖,這個問題似乎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答案。事實上,不少網路媒體、甚至是紐約時報都認為TeleNav的做法將為適地性服務(Location-Based Service, LBS)和導航產業的市場帶來許多衝擊和轉變,但就一個圖客(Mappers)而言,開放街圖能被一家具規模的導航公司所使用,其實背後有更有意義。

TeleNav uses OSM

利用開放街圖為導航地圖這件事並不新鮮,開放街圖的維基上有一堆這些的服務,但能被一個在那斯達克(NASDAQ)上市的導航商所用,就別具意義,顯示出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的地圖己經被重視,且逐漸進入商業使用的階段。然而,群眾外包的地圖最大的疑慮是資料品質,像開放街圖在這種開放的系統,誰都可以來畫地圖,很難保證被畫上的地圖是正確的,但開放街圖並沒有太多的限制,每個帳戶是平等的,只要有一個帳號,誰都可以去畫地圖、改地圖,在沒有自動檢核機制之下,靠的是圖客們的檢視,愈多人使用,正確就會愈高,就和開放源碼一樣,符合所謂的Linus’s Law (given enough eyeballs, all bugs are shallow)。TeleNav捨棄了與TomTom合作,敢用群眾外包的圖資,顯示處理開放街圖到導航可使用的水準之成本己經不高,與其花錢去買地圖公司的圖資,倒不如把錢拿來處理開放街圖,讓自己的公司充份地掌握自己的LBS服務商品中的地圖,不用只與一家地圖公司合作,地圖圖資被一家公司所掌握。所以TeleNav在今年(2014年)1月底先以2千4百萬美元買下在德國柏林的新創公司Skobbler,其實就是想買進轉換開放街圖資料的技術,就更不用說,Steve Coast在去年(2013年)9月從Microsoft跳槽到TeleNav,早早在為使用開放街圖做準備。

地圖內容己經不是單純地是單一地圖公司提供就可以滿足現今適地性服務(LBS),Google在去年(2013年)6月也是約13億美元天價買下以色列的LBS新創公司其目的就是提供地圖與用戶互動服務,讓用戶可以透過地圖的使用能回饋到Google Map,而能讓地圖內容更符合用戶需求,當然戰略上也是為了Waze不讓Facebook或Apple給拿走,去擴增適地性服務(LBS)。 適地性服務(LBS)與社群媒體(social media)二者己經是密不可分,一方面,地圖內容如何透過社群媒體結合更多用戶來改善地圖內容、提高更新速度,另一方面,如何透過地圖使用行為,來改善適地性服務(LBS)方式,以提供更貼近人心的地理服務,無論如何,用戶才是決戰的重點,Waze號稱他們在全球有5千萬個用戶,而開放街圖呢?2014年開放街圖的全球註冊的用戶已經達160萬人,這個數量與Waze顯然有很大的差距,但二者用戶的本質是相當不同的,開放街圖註冊用戶是地圖的貢獻者,不是單純的使用者,反觀有多少人在Waze上貢獻資料呢?TeleNav當然看上這點,上那找這麼多的地圖貢獻者來繪製、編修地圖,開放街圖的社群成自然而然成為最好的後盾。

TeleNav使用開放街圖的案例,事實上就是一個開放資料成功的應用案例。就TeleNav而言,TeleNav花的錢並不是買圖資,而是技術,TeleNav所省下的成本可以用來增強導航功能,而使得他們的產品在市場上更有競爭力,另一方面,開放街圖並沒有因為TeleNav或其它廠商的使用,而更動它本來既有的運作方式,從繪製編修地圖到社群的活動都不會因為這樣而改變[註1]。一樣的道理,在談開放政府資料加值或者是產業,就是在於開放政府資料如何省去廠商資料成本,而能專注地在於技術服務的開發,這對於新創公司其實是大利多的,因為過去政府許多資料不是很貴,就是開放授權講不清,往往是有管道、有關係、大資本的公司才可以拿到資料,透過政府開放資料,免除了這樣的問題,新創公司能專注於資料使用上的創意,而不是在資料取得就己經先吃癟,怎麼能夠期待有創意,更沒辦期待像Skobbler這樣的公司出現。

因此開放街圖所開創的經濟模式,有別於以往Google Map的模式,各位可以看看,在最近5年來的競合之下,走Google Map模式的地圖商、導航商,其實只剩下Google Map了,不但國際大廠連連整併,就連Local的地圖服務商也很難掙下去,台灣有UrMap呀! 現在有多少人還用?我相信TeleNav的案例一定會帶給許多人啟發,但走開放街圖的模式是否能夠成功,這無法保證,但絕對會是另一個機會,隨著開放街圖的成熟,一定會有愈來愈多人拿來商業使用,逐漸成為有別於Google Map模式的競爭者。

[註1]有中國人前陣子頻頻大規模的修改地圖,把台灣的地名都改成簡體了,猜想和TeleNav在中國也有分公司,要在中國地圖產品,必需符合中國法律有關

“仇恨”的地理空間

Geocommons-an example of black swan
GeoCommons中GeoIQ以電影黑天鵝為例的情緒地圖

過去群眾情緒性(sentimental)的空間分佈很難大規模的被顯示出來,原因是資料的採集不容易,但隨著「社群媒體」(Social media)的發達,有愈來愈多的人在這些平台發表自已的言論,這些帶有情緒的言論集結起來,可以多少窺探群眾情緒的走向,因twitter所發出的tweets可以夾帶地理座標,更可以了解這些情緒的tweet由何處發送出來,例如,GeoCommons 曾經以黑天鵝(Black Swan)電影為例,說明即使這部電影得到奧斯卡,在群眾的感受有許多負面的情緒。

二週前,美國加州的洪堡德州立大學(Humboldt State University)地理系助理教授  Dr. Monica Stephens  帶領三位學生,分別為  Amelia Egle, Miles Ross and Matthew Eiben,分析tweet中關於歧視的字眼,將帶有歧視字眼和有地理座標的tweet,利用Google Map的Heat Map API用來製作一系列所謂的「仇恨」的地圖,名為 The Geography of Hate,他們擷取在tweets中帶有歧視性的字眼,大部份與種族歧視有關,如下列:

Homophobic: Dyke, Fag, Homo, Queer

Racist: Chink, Gook, Nigger, Webback, Spick

Disability: Cripple

overall hate map
整體的「仇恨」地圖

完整用來擷取仇恨的歧視性字詞在官方部落格(floatingsheep)中的Q&A 有較完整的介紹。而製作這個地圖的動機與現任美國總統Obama再次當選有極大關係,不滿Obama當選的人大量用  nigger 和monkey 在tweets中,因此歧視字眼的使用可能代表著更多仇恨、忿怒的情緒,加上利用tweet中地理座標標示於地圖,呈現出「仇恨」的地理空間分佈,以總體而言,東岸的人的「仇恨」的情緒較多。

幾個月前,ESPN記者用”Chink in Armor”來形容林書豪表現的低潮, “Chink”一詞,在維吉尼亞州和中明尼蘇打州是最高,沒有在美國久待,難以了解實情為何? ”wetback“是指在美國的墨西哥非法移民,但有點被引伸到整個中南美州非法移民,這個空間地理分佈就很有意思,多數出現在德州一帶,顯示出地域性的特色。

事實上,就技術面而言,這個地圖所使用的都是一些簡單工具和方法,但用歧視字眼來呈現仇恨情緒是一個很有趣的想法,也的確顯示出一些空間樣態,但值得注意的是,一地區中的人使用歧視字眼在他們的tweet中,就代表他們對某一族群的人有仇恨的情緒?有多少tweets使用了某個歧視字眼才算是「恨」呢?單一的資料來源是否就能夠充份說明呢?這應該是值得深入探討的。

 

chink in hate of geography
Chink
wetback in hate of geography
Wetback

 

 

 

 

 

 

 

Enhanced by Zemanta

群眾外包的交通時況—Google Map traffic layer

日前與友人聊天時談到Google Map的交通時況是收集 Android的智慧型手機上的資訊,當時有點驚訝,我一直以為Google Map是使用交通部的TMC(即時交通資訊廣播),經過一番調查與測試,沒錯! Google Map 上的交通時況就是Crowdsourcing,就是千千萬萬Android 用戶貢獻的,幾點提出來來大家分享:

一、Google Map Traffic 所涉及的範圍比交通部的TMC還廣

TMC在許多都會區道路上都有架設收集的點,但鄉村地區則不足,但Google Map上卻常常有資訊,舉例在草屯鎮,在交通部服務e點通 的地圖上中二高和水沙璉高速公路都有會交通路況,但草屯市區道路看不到路況資訊,在TMC的建置計畫中也沒有草屯鎮道路的資訊,但在Google Map上,有幾條道路顯示出路況。

Screen shot 2013-05-10 at 2.05.54 PM
TMC
Screen shot 2013-05-10 at 2.06.05 PM
Google Map Traffic

 

 

二、Google Map 導航的時間估算變得比較準確

以前使用Google Map 路線規劃,時間的預估和實際狀況有時候因為塞車,使得交通時間變長,曾幾何時,Google Map路線規劃也把交通狀況考慮進去,使得路線規劃的時間變得比交符合現況,或許從Google Map的blog中可以看出一底端倪。從Mashable的這篇報導中,更加讓人確信Google Map Traffic Data是使用Android用戶。

Data is gathered through third-party services and through information from Android users who have opted in to the My Location feature on Google Maps. Google would be able to tell, for instance, if there were several Android owners moving slowly on the freeway and determine that there was traffic slowing them down. The more people opting into the service in the area, the better the traffic information available will be.

 

三、Google Map Traffic會出現一些與現實路況不符的情形

根據觀察,Google Map交通時況在中研院門口附近於中午時候,常有塞車的情況,但事實是如此嗎? 想想中午的時候有許多人用“走”出去吃飯,如果Google Map交通時況是集合Android GPS訊號而轉換得到的資訊,這些被標示塞車的路段,可以合理的被懷疑是因為集合多數人”走”速度,而讓Google Map交通時況的判斷為塞車?

Screen shot 2013-05-10 at 1.41.21 PM
中午時,中研院附近的Google Map Traffic

 

Enhanced by Zemanta

地理空間協力探索

地理空間技術的演變

根據湖南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地形圖」、「駐軍圖」和「莊園圖」,證明中國人早在西漢時代就已經應用地圖於戰爭之中,而差不多的時代的世界另一頭,古希臘地理學家及天文學家埃拉托斯特尼(Eratosthenes)則設計出地球經緯度系統,開啟西方世界以數理為基礎的製圖科學,提高地圖表達地理空間的準確性,到了16世紀,歐洲人靠著航海技術和準確的地圖,不但造就歐洲的黃金時代,同時開啟了地理大發現。地圖是地理空間資訊載體,隨著人類文明進步,人們對地理空間資訊之所需是有增無減,即便今日進入太空時代,人們仍不斷地更新製圖技術和製造地圖以探索地球。你能想像現今圍繞在地球軌道上的人造衛星有10120顆(截至2006/11/30),滿佈在地球外圍,其中與地理空間探索有直接的關係,就屬通訊任務和資源調查任務的人造衛星。通訊衛星之中有27顆衛星是專為全球定位所用,只要手中持有可接收全球定位系統 (Global Position System, GPS) 衛星訊號之儀器,配合地圖,隨時都可知道你在何處;而資源衛星是透過地表上不同物體會發射出不同光譜的特性,以偵測地表上物體的種類和變化,簡單地說,資源衛星的原理很像我們一般使用的數位相機,只是裝在資源衛星上的“相機”可拍到超過人眼可以看到反射光,而使科學家可以辨識出更多地表的變化。同時資源衛星也是現代地圖主要的來源之一,如同眾所皆知的入口網站Google中所提供的Google Earth軟體,讓你處於如幻似境的地球,有如你身在太空中俯看地球,又有如超人般翱翔於天際中,事實上,那清晰地建築物、道路、山脈、河流、…等,都是來自於高解析度的衛星照片。

隨著科技的革新,源源不斷的地理空間資訊被各式各樣儀器和工具所挖掘,如此巨量的地理空間資訊需要工具來管理、儲存、分析和展示,1960年代因應大量資源管理的需求,加拿大地理學家羅傑.湯姆林森(Roger F. Tomlinson)著力於將原本紙本地圖轉化為數值形態的地圖,以便電腦可以分析處理,因而發展出第一套的地理資訊系統(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 GIS),這項以數值地圖為基礎的資訊系統發展迄今四十多年來,隨著個人電腦的普及和地理資訊系統應用程式的開發,地理資訊系統已經擴散個各個領域中使用,儼然成為許多領域中用來分析與地理空間相關事務的工具,但地理資訊系統以地圖為本質的精神並沒改變,反倒是收集了更多與地理空間相關的資訊結合,而產生更多更有效的應用方式,如地質學家拿它來記錄地層、斷層和分析地震,以了解地震影響居民範圍;犯罪學家拿它來分析容易犯罪的區域,以警告居民小心自身財產生命安全;政治學家拿它分析選民的空間結構,以調整選戰策略;通路商用它來管理宅配服務的車隊,以降低成本。地理空間資訊數值化擴大了相關資訊整合可能性,同時創造出更多地理空間資訊新的應用。

網路科技帶來地理資訊新生命

過去地理空間資訊的檔案過大一直是個問題,隨著網路科技的發展,網路頻寬加大使地理空間資訊在網路傳輸變得可能,許多網路地理資訊系統如雨後春筍般被開發出來,同時也提高一般人在網路獲得和使用地理空間資訊的機會,比如說你和同學用電話約好在某一家電影院碰面,但你的同學雖然告訴你地址,但還是不知道在那個地方,這時候你可以上網查電子地圖,只要有地址就可以查到位置,甚至告訴你公車和捷運要怎麼搭。因此我們生活周遭似乎有許多的地理空間資訊,如地址、郵遞區號、大哥大基地台、新聞、照片…等,難怪常有人提到今日的數位資訊內容中約有80%是與地理空間資訊有關,因此地理空間資訊是一個大眾化的資訊,但地理知識和製圖技術被認為是專門的學科,操作複雜的地理資源系統不但需要昂貴的專業軟體,而且需要技術的訓練和地理知識才有辦法使用地理資訊系統,處理地理空間資訊,無形地增加了使用地理空間資訊的門檻。然而,一般日常生活中的地理空間資訊的使用,並不需要如此深奧的理論,也不需要複雜的操作系統,而是一個方便使用者得到所需的地理空間資訊的網頁。

Google提供了Google Map和Google Earth二項服務,為地理空間資訊使用帶來新生命,過去地理空間資訊所依賴的地圖不易取得,所依賴軟體複雜且昂貴,然而,Google Map提供免費的基本地圖和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 Interface, API),透過應用程式介面的呼叫與查詢即可使用基本地圖,使用者再依個人喜好以結合不同的地理空間相關資訊,如一度登上點閱率排行榜的房仲地圖網(www.housingmaps.com),是結合免費的分類廣告網頁(www.craiglist.org)中房屋買賣的資訊和Google Map,讓使用者在地圖上即可點閱房屋買賣的資訊,方便且直覺的服務。Google Earth是一個衛星影像瀏覽器,提供高解析度影清晰地顯示地形地貌,並可以不同俯角和視角來瀏覽,甚至飛行模擬,同時,也提供使用者套疊自己生產的地理空間資料於影像,因此使用自己生產的地理空間資料,可以相互分享,也可以共同建置,Google Earth成為瀏覽地理空間資訊的共同平台,如圖2中所示,不同使用者可以自行建立房屋在Google Earth上,最後將整個台北市的房屋都建立起來。除此之外,在Google Earth使用社群(Google Earth Community, http://bbs.keyhole.com)中,許多人也都將自己跑步的紀錄、好吃餐廰的位置、去玩過的地方…等林林總總的地理空間資訊分享給其他使用者下載瀏覽。

「取之於『網路』社會,用之於『網路』社會」似乎已成為現今地理空間資訊使用的最佳寫照。英國倫敦有一群人發起一項自願性製圖運動(Open Street Map Project, http://www.openstreetmap.org/),該網站收取來自於自願者拿著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 System, GPS)所紀錄的軌跡(traces)資料,藉由這些軌跡資料的重覆性,可以將道路系統和重要地標逐步地建立出來,而這些經由眾人力量所建立的地圖,也提供給眾人所使用,無論是上傳或下載都不收取任費用。GasBuddy (http://gasbuddy.com/)因應生的是眾人提供美國各地的汽油價格而讓用路人可以知道何地之汽油價格高低,而決定在何地區加油。

延伸閱讀: 《科學發展》2007年8月,416期,28 ~ 34頁

Google Map Maker的陰謀

Google Map Maker是Google在2008年6月發佈新,提供使用者在Google Map上畫自己走過的路、點上照片的位置、有興趣的點、圈起有興趣的區域,目的在於以Google Map為基礎來編輯自己的地圖,日前又宣布有48個國家的地圖可使用這個功能,這個消息引起我的注意,上去瞧瞧有什麼好玩。事實上和Google Map中的My Map有差不多的功能,但為什麼Google Map Maker特別地開放在一些地圖資源不充足的國家,所以這之中的陰謀在於補足Google Map在這些區域的不足。哈哈!! 這根本是學Open Street Map的想法! 我在想,Google為什麼不去推OSM,將OSM平台推到這些地圖資源缺乏的國家,而Google Map再和OSM做整合,邪惡帝國的就是用邪惡做法! 自已再搞一個平台和別人想法一樣的平台來搜括使用者貢獻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