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街圖(OpenStreetMap)與政府的合作

政府與OSM的合作應該可以為二種模式,一是政府資料匯入OSM,經由Mappers修改、更新後,再被政府取回,另一種是OSM資料被政府資料庫吸收後,再釋出於社群,後者所收集到的案例,資訊都不是相當明確。以下案例的收集來自於下列幾個:

1. Government to OSM (to Government)

1.1 歐盟 Corine Land Cover匯入OSM

背景:

  • Corine Land cover 資料是由歐盟環境局(European Environment Agency, EEA)匯集各國土地利用分析成果所建立,多數是根據衛星影像所製作,比例尺為1: 100,000,有3個土地使用等級中有44土地使用類型。

授權: 

  • 根據這樣的授權條款,OSM社群認為這份資料集是可以匯入OSM的,在OSM中對於Corine Land cover介紹的wiki page中出現這麼一段句話,As such it can be imported into OpenStreetMap.

授權議題討論過程:

  • 尚未找到歐盟的那個政府單位有想把Corine的資料再取回政府資料庫。

運作方式:

  • 以法國為例,是在OSM中建立一個帳戶(CLCF06),透過這個帳戶匯入,由OSM社群成員與政府主管單位的承辦人一起將資料匯入。並標示資料來源,於source欄中,標示Union européenne – SOeS, CORINE Land Cover, 2006.
圖1: Corine Land Cover 資料匯入OSM後,資料屬性的標記
  • Corine Land Cover資料匯入OSM的問題
  • Corine Land Cover資料較粗,Mappers因為利用Bing Maps的衛星影像來繪圖,OSM可以得到較為準確的土地使用邊界。
  • Corine Land Cover和OSM對於土地使用的分類不一致。
  • 匯入過程不能覆蓋原有正確的資料。
  • 資料如何驗証其正確性。

 1.2. 紐約市政府與OSM合作

授權: 

  • 建物外框線和地址點位是依 2012 Open Data Law 釋出,幾乎是Public Domain,符合OSM  Contributor terms

運作方式:

  • 由Mapbox且是OSM社群的成員,將開放平台中的建物外框線和地址點位資料匯入OSM,Mapbox並負責開發程式去檢測建物與住址資料被修改,定時用email方式通知政府相關單位,如圖2。詳請看Mapbox的blog
圖2: Mapbox開放應用程式定期回報政府部門建物資料在OSM中的更動

1.3. 加拿大自然資源部和OSM的合作

背景: 

  • CanVec 是數位地圖參照產品,由加拿大自然資源部(Natural Resources Canada, NRCan)製作 is a digital cartographic reference product produced by Natural Resources Canada (NRCan),CanVec 起源於加拿大最好的資料來源,以國際慣用的標準向量格式提供了高品質的地形資訊。CanVec是多來源的產品,有之前的國家地形基本圖(National Topographic Data Base, NTDB)和現在的 GeoBase (www.geobase.ca)。CanVec含有超過90種地理地形實體,並組織成11種主題。NRCan希望透過與OSM整合之合作模式,讓OSM Mappers更新政府部門的圖資。

授權:

運作方式:

  • NRCan把CanVec的圖資轉成.osm格式,讓OSM Mappers可以利用OSM的地圖編輯器,如JOSM、Potlatch等,去輸入和修改資料,NRCan會定期比對OSM的資料,以偵測被修改的地方,使政府圖資保持最近的狀態,圖3為合作模式的示意圖。圖4是渥大方華地區NRCan和OSM地圖的一個比較。 
圖3: NRCan和OSM的合作模式
圖4: CanVec和OSM的變遷偵測。灰色為OSM的道路圖,綠色為OSM中沒有的資料,紅色為CanVec沒有的資料

 1.4. 紐西蘭土地資料(LINZ)匯入OSM

背景:

授權: 

  • 尚未找到紐西蘭政府要將匯入OSM的LINZ再取回的相關消息。

 1.5.日本國土地理院「国土数値情報」的匯入OSM

背景:

授權:

  • 尚未查到有國土地理院將匯入OSM的国土数値情報再取回,並匯入政府資料庫的相關訊息,因此也沒有在這方面有智財權和授權上的討論,或是可能有,但是以日文。
  • 運作模式: 由OSM Mappers 自行轉入OSM,但得加”source=KSJ2“的tag,以標示資料來源。

2. OSM to Government (to OSM)

2.1. 海地震災後的製圖

2.2.HOT在蒙古烏巴托促進智慧城市的製圖

參考資料

利用Facebook的加速科學研究:群眾外包式魚類辨識

這是一個利用Facebook促進科學研究加快的故事。簡單地說,研究人員因為採集大量的魚類照片,自已辨識的話,得花費不少時間,因此計畫主持人的學生提議將照片放上Facebook將他們的朋友們來幫他們辨識這些照片,當然他們的朋友多數也是魚類或生物得家,而照片放上Facebook的24小時後,就有90﹪的照片已經被辨識,這個成功的故事就這樣登上了Science期刊!

Facebook的頁面

Posted by Brian Sidlauskas on Tuesday, February 8, 2011

Video:
http://shelby.tv/video/youtube/8hhXZwLFfao/facebook-stories-speeding-up-science

文章原稿:
Science. 2011 Apr 29;332(6029):537.
Life in science. Ichthyologists hooked on Facebook.
Sidlauskas B, Bernard C, Bloom D, Bronaugh W, Clementson M, Vari RP.

Ichthyologists Hooked on Facebook

The Cuyuni River, which runs from Venezuela through Guyana and into the Atlantic via the Essequibo River, harbors hundreds of fish species. Although much of the river flows far from civilization, pollution from gold mining and other environmental hazards threaten its rich community of wildlife. Earlier this year, a small group of u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Guyana set out to perform the first comprehensive survey of the river’s fishes with support from the Biological Diversity of the Guiana Shield program at the Smithsonian’s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We aimed to determine which species still thrived in the river, which might have disappeared, and whether any of the remote river’s denizens were entirely new to science.
We arrived in January, during the dry season, and embarked for two weeks of collecting and camping along 200 km of rainforest-lined river.

Local boatmen helped us navigate the often perilous river, and each day, we stood neck-deep in the muddy waters and pulled wide nets to catch samples of the life teeming beneath the surface. One student, Whit Bronaugh, photographed each species as the collection grew to hundreds, and then thousands, of fishes large and small.

Upon returning to Georgetown (Guyana’s capital), a major challenge confronted us. As a condition to securing an export permit, we had just one week to complete a detailed report with each of our 5000 specimens identified to genus and species. Given the limited library resources at our disposal and the time constraint, the task seemed impossible.

Then one of the students, Devin Bloom, suggested posting our many photographs on Facebook and inviting the ichthyologists among our circle of friends to help us identify them. Would that far-flung community take the time to help us? We decided to find out.
We posted the photographs (1), and within minutes comments began to pour in. “They look like fish to me” one commenter cheerfully acknowledged. On an anchovy, another noted, “Pizza topping.” But before long, more insightful messages began to appear. On a catfish: “would say Megalechis personata,” followed by another suggestion, “my guess would be Megalechis horacatum.” Amazed, we collected identifications from our friends, and then from friends of friends, contributing their expertise from around the world. Less than 24 hours later, 90% of our specimens were identified. Armed with our export permit, we packed
our specimens for shipment and returned home, grateful beyond words for the generosity of our colleagues, and for the social network that allowed us to harness their vast collective expertise and provide faster and more accurate identifications than we ever would have dreamed possible.

群眾外包的訊息平台 — Ushahidi

Ushahidi 是一套著名的群眾外包 (Crowdsouring) 平台,被運用在許多世界上重大的災難事件中,它的出現是因為2007年非洲肯亞總統大選出現爭議而暴動,為收集肯亞各地暴動資訊,Erik Hersman等人建立了一個以電子郵件和簡訊方式收集暴動事件之資訊,並顯示於Google Map 上,此平台並命名為 Ushahidi ,即為非洲斯瓦希里語 (Swahili) 的「證詞 (testimony)」或「證人 (witness) 」之意,而 Ushahidi 以收集群眾所提供的災難資訊,並繪製於地圖上的方式,也稱為災難地圖 (Crisis Map) 。
Ushahidi平台建立於 Kohana 網頁架構,也就是一個PHP 5 為基礎,提供許多豐富的套件以用來建立網頁, 為 CodeIgniter 架構 (PHP 5 開發環境) 的一個分支。在簡訊收集方面,Ushahidi並內建 Nexmo,用來處理大量手機簡訊(Shot Mobile Message)的API,以及 Clickatell 來提供收集簡訊閘口 (gateway),此外,Ushahidi 也常使用 FrontlineSMS 來收集使用者所發送的簡訊。在地圖顯示方面,Ushahidi使用OpemLayers套件為災難訊息地理視覺化的工具,使用者透過這個套件可以將災害訊息定位,所收集的災難訊息也可以分門別類地顯示於地圖上。圖1為我們所建立的測試平台。

圖1: 我們所建立的Ushahidi測試平台
圖1: 我們所建立的Ushahidi測試平台

SwiftRiver是擴充Ushahidi資料收集的系統,該系統結合自然語言處理和資訊探礦的處理套件,能分析使用者所上傳資料,如Twitter和簡訊,在短時間內,幫使用者分類並提供使用者充份的背景資訊,讓使用者更容易提供資訊,另一方面,資料收集者也因為充份對上傳的災害資訊分析,能有效地歸類整理災害資訊,而使所收集的資訊能加以利用,因此SwiftRiver被定位為具有所生產一個智慧且即時的資料收系統。SwiftRiver具有三個主要功能:1) 組織未結構化資料、 2) 條件式過濾和即時分辨上傳訊息的優先程度、 3) 加入有意義的脈給 (context) ,如位置,圖2為SwiftRiver的使用介面,對於來自於Twitter的事件報告,可以進行內容的過濾與辨識,以利後續分類及訊息分送。

圖2: SwiftRiver的使用介面
圖2: SwiftRiver的使用介面

Ushahidi在世界各地及重大災難事件的使用

(1) 2010年海地地震

在2010年海地地震發生沒多久,哈佛大學人道計畫(Harvard Humanitarian Initiative) 發起人之一, 利用Ushahidi 開啟了一個三個單位聯合的海地人道救援計畫,包含美國塔夫茲大學佛萊契爾法律外交學院(The Fletcher School of Law & Diplomacy at Tufts University)、哥倫比亞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辦公室(UN OCHA/Colombia)和危機資訊製圖者國際網絡(the 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Crisis Mappers (CM*Net)),在該計畫開始後的幾個小時,即有許多的人道救援和技術的工作者加入,近40000筆的事件報告被傳送到這個海地地震的Ushahidi,之中有約4000筆的事件被標示於地圖中,圖3這個海地地震的Ushahidi。

圖3: 用來收集與報導2010年海地地震之相關災害訊息的Ushahidi
圖3: 用來收集與報導2010年海地地震之相關災害訊息的Ushahidi

(2) 2011年紐西蘭基督城地震
在2011年2月22日的紐西蘭基督城地震後24小時, 基督城復原地圖(Christchurch Recovery Map) 即利用 Ushahidi 建立起來,該網站標示了重要物資訊息,如食物、水、廁所、燃料、ATM和醫藥用品,其訊息由Twitter以#eqnz這個雜湊標籤、簡訊和電子封件來收集,這個網站由一群網站專業工程師和志工來建立與維護,如圖4所示。

圖4: 基督城復原地圖
圖4: 基督城復原地圖

(3) 2012年東日本大地震

2012年東日本大地震之後,Ushahidi被使用來交換傳遞地震災情與救援相關訊息。圖5為利用Ushahidi建立的日本復原地圖。

圖5: 日本復原地圖
圖5: 日本復原地圖

(4) 2011年美國密蘇里河洪水

MightyMoRiver 計畫是使用 Ushahidi 為 Crowdmap.com 服務的平台來追蹤2011年美國密蘇里河洪水的災害事件。

圖6: 密蘇里河洪水事件災害地圖
圖6: 密蘇里河洪水事件災害地圖

(5) 馬其頓共和國的貪腐事件報告

透明觀察計畫是使用 Ushahidi平台來追蹤馬其頓共和國的貪腐事件, PrijaviKorupcija是一個由馬其頓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 Macedonia)和國際關係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Relations)聯合的計畫,旨在使公民可利用手機簡訊、電子郵件和twitter的雜湊標籤#korupcijaMK 來報導馬其頓貪腐事件。

圖7: 馬其頓共和國的貪腐事件地圖
圖7: 馬其頓共和國的貪腐事件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