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10年功力的學術會議和一趟糟糕的旅程—空間資訊理論研討會 COSIT 2007

終於來到墨爾本, 但已一路千里迢迢地飛了上萬公里才到, 再坐上一個多小時的車, 才到Mt. Eliza的墨爾本商業學院, 好累!!

這是一個美麗的校園, 加上現是澳洲的春天, 百花爭艷, 美不勝收呀!!

在閒逛時,不經意的認識了二個從 Institute for Geoinformatics (ifgi), University of Muenster來的PhD學生, 後來聊一聊才知道其中之一還是ITC碩士畢業! 不過他們是workshop的Organizer, 了不起!!

 

COSIT是一個地理空間理論的會議,會議本身參加的人都是在這個領域頗有知名度的人,像David Mark, Max Egenhofer,平常都是唸他們的paper,但這幾天和他們同席而坐,聽他的talks,甚至和他們同座共餐,感覺特別不一樣。COSIT是在地理空間理論的領域,大家相互切磋武藝的地方,許多教授都帶著的他們自已的研究生來報告他們的研究,藉此也可以得到更多的feedback。雖然半年來的研究著重於ontology上,但三天下來的會議,讓我覺得還有許多知識與技術需要去更新、學習。博士生涯才剛開始,或許這何嘗不是很好的開始。

會議到第三天結束,本來想多待一天到Melbourne City看看,畢竟我來沒過澳洲。但前二天收到mail說我的到荷蘭的簽證已經可以領了,心中又萬般地急迫,想快一點將簽證的事情搞定,所以改了回台灣的時間,提前一天回家。因此我沒參加最後一天的Doctoral Colloquium,臨前和Mohamed說再見後,再度搭機場的shuttle Bus到機場,老實說,我跟本就不知道Melbourne downtown是如何?我的澳洲印象就只有機場和Melbourne Business School,相信還有機會再度到澳洲或是Melbourne的。

幾天下來的疲憊,加上天氣多變,在機場時,就己經感到不舒服了,所以到Drug Store去買了止咳的藥,沒想到上飛機後,情況開始變得的嚴重,不舒服外,還開始發燒。我不知道為什麼,Melbourne到Singapore的座位這麼小,加上我的座位在中間,旁邊被二個大個子外國人包的死死的,哇!!超痛苦。機上的娛樂系統有點問題,耳機一直都時好時壞,況且電影也沒什麼選擇,在到Melbourne也看的差不多,所以索性畫面停在飛航資訊的那一頁,祁求早點到達Singapore。就這樣看著螢幕上的飛機8個小時,半夢半醒地接近Singapore,然後降落在樟宜機場,心中大石落下,這時我必需找一個地方好好的休息,還好在機場找到轉機旅館,雖然不大,陽春,但還可以沖澡,就這樣在過境旅館睡了7個多小時。在休息之後,感覺好多了,飛了4個多小時再度回到熟悉的故鄉。

總而言之,我這次的Melbourne或COSIT’07之旅,是十分糟糕的一趟旅程。

 

參加「高程資料流通共享標準制度規劃建置作業」專家會議的心得

目前成大洪榮宏老師幫內政部制定一系列關於國土資訊系統的標準制度,包括「資料標準共同規範」、「詮釋資料標準」、「行政界線標準」、「地籍資料標準」、還有本次的「高程資料標準」。

就Open GIS的理念而言,資料標準是為了資料流通,但OGC制定的GML雖然有豐富的地理語彙可使用於地理資料的標示,但因GML Schema或者說XML Schema較為彈性架構,使得同樣的資料有可些有不同的地理資料模型產生,在這裡的case,是這麼多的資料標準下,若有一個共同的資料標準模型,有助於程式開發的人有一個設計的準則,也使得後續處理元件開發才能環環相扣,所以看到這一系列的標準,心中的疑問是這些標準的有無共通模型,而這個模型是一個更高等級,或是說更抽象等級的資料模型,用來限定這些資料標在一定的範圍與邏輯思考,然而,答案是否定的。「資料標準共同規範」看起來只規定限用ISO的標準和XML技術,另一方面,各個分項資料之間交由各個權責單位來負責,也無相互的溝通機制,當然使用GML已經是共同標準,但後續可能要為了處理不同層次的GML文件,所花的efforts恐怕也不少,這是一個還沒發生的問題,可是未來可能發生。

這個專家會議果然來的都是高程資料的專家,但是專家似乎對於資料模型(Data Model)不是很了解,針對的都是資料的專業知識,至於application schema應該長的如何,好像沒有人有太多的想法,反而把焦點放在資料的生產過程和資料的轉換問題。但interoperability的重點應該把焦點放在application schema是否能夠充份解釋data model,以致於資料交換上不產生落差,資料生產的精度和方法,以致於資料轉換的問題,事實上不是這裡的重點,這部份都放在metadata來解決就好了!!所以主要的問題還是在於認知的問題,資料交換的議題是在於某一單位所釋放出來的資料是否能被其它單位無隔閡、無障礙地讀取或使用,資料精度是資料品質的問題,資料模型才是資料交換過程中決定交換的關鍵。

回應:國土資訊系統的標準

在這裡要非常感謝Ilya的抽空到開放式地理資訊系統研討會來,並記錄且給了一些commands, 身為研討會的host也來回應一下。

早年在執行政府部門計劃時,如環保署和水保局,總是遇到向各政府單位索取地理空間資料的碰壁或資料不全,甚至沒有這項地理資料之事,即使拿到資料後更是得花功夫將資料整理到「可用的狀態」,而每次資料的重整,不但得了解資料內容,還得整合成同一種資料格式,才能進行下一階段的資料分析或決策。當時對國土資訊系統的九大資料庫,為何是如此難用、難取得資料,心中是充滿了疑惑。當然我和Alice一樣,在我還沒開始Open GIS 的研究之前,我也是不相信國土資訊系統會有標準嗎?

然而,1994年,一群原屬於Open Source GIS社群的人(GRASS的玩家),體認到open source GIS不足以解決地理空間資料歧異所造成的問題,因此組成Open GIS Consortium(OGC),2004年改為Open Geospatial Consortium(OGC),這個非營利組織,強調制定商業中立的地理空間資訊相關之技術規範(Specifications),使GIS開發者可透過這些specs,開發出可透明地在網路中存取地理空間資料的元件,而使地理資料傳輸、交換沒有障礙,而這些技術規範事實上所根據的是ISO 19000系列的地理空間資訊標準,所以地理空間資訊的標準早己在國際間成為重要課題,只是對於這方面國內涉獵不足,加上這些技術需要一定程度的IT背景,使得國內在這方面的推行未見成效。

事實上,多年前內政部為統一國內地理資料曾推行過SEF(Standard Exchange Format),現在看來與Simple File Feature Profile有點像,但我相信,知道SEF的人不多,使用也很少,問題來自於沒有相關操作的工具,現今以商業GIS當道的環境,使SEF法生存。那這些國際標是否也會有一樣的問題呢?OGC所公佈的Specs是工業標準,地位猶如W3C,許多商業GIS、Open Source GIS都遵從這些標準,讓使用者可以轉成符合國際標準的地理資料格式,也可以國際標準的方式,將地理資料於網路中散佈。因此技術與工商業整合是沒有問題,但應用到政府呢?

我們先來看看別人如何做。美國聯邦地理資料委員會(Federal Geographical Data Comittee, FGDC)是美國政府對整合地理資料和發佈地理資料標準最高核心機構,在FGDC的NSDI(National Spatial Data Infrastructure)中,不但有詳細的策略目標,也將如何執行運作的方法與進程清楚的記載,使得美國各政府 部門在生產與發佈地理資料時可以依據這個國家標準,最明顯的案例是美國環保署(US EPA)和人口調查局(US Census)將所轄之地理資料都依FGDC之標準作與發佈,使得後續使用者在使用這些資料時,不用考慮整合問題,而透過data server就可以request使用者所需的資料。那台灣呢?

內政部資訊中心國土資訊系統推動小組(現今改為經建會國土資訊系統推動小組),從2002年開始對ISO的地理資料標準和地理資料標準的建立做一系列的研究報告,對於標準制度建立的過程和標準審議的制度,透過國外標準制度的調查,也建立了一套遊戲規則,但copy國外的標準到台灣,是否可以落實呢?我是存疑的。

我個人認為台灣地理資訊標準要成功最主要的問題在於「人」。地理資訊標準對於早期學地理資訊系統的人是相當陌生的,如今這些標準技術又包含許多IT的技術,要有一定的門檻,因此人才的訓練和培育是否建全,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再者,地理資料大部份由政府部門生產,這種從上到下的地理資訊標準規範,如何讓政府生產地理資料單位的人從下到上的遵從,恐怕得有更強而有力的法令和政策來迫使他們。此外,軟體環境是也是一個問題。我個人認為現今台灣地理資訊系統的環境過度依賴商業GIS軟體,以致於商業GIS軟體的內部運作幾乎是一個黑箱,使得處理地理資訊的技術趨於檔案開啟和關閉,形同自廢武功。

我依然衷心期盼國土資訊系統標準能成功運作,而致使NSDI能建立起來,使地理資料成為重要的infrastru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