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開放資料諮詢建議

交通部開放資料之成果斐然,各界有目共睹。其中「公共運輸整合資訊流通服務平臺」(Public Transport Data eXchange,PTX) 以國際資料標準建立互通平台,並以API方式流通交通資料,實為各界佳話。既然交通部可為國內開放資料範模生,何不依此基礎更上一層樓,將資料品質和服務皆提升,讓開放資料進入四星、甚至是五星等級,因此有幾個建議提供交通部在開放資料推動上參考。

整體而言,建議交通部應確立開放資料行動策略或更進一步的開放資料白皮書,這點在張維志委員的書面建議中也有提到,行動策略有助各個委員了解交通部的想法與目標,進而委員們可以依各自專業提供想法與建議,才不致於使諮詢會議流於形式。

交通部已經進行資料盤點,並且建立資料開放的清單,在此基礎上,開放資料的行動策略可以往資料應用的方向思考。

就資料治理而言,我想提供3個I的策略思考,交通部利用國際標準建立資料平台,使資料得以利用API的方式流通,是達到了基本的 Interoperability (互操作) ; 然而,Interoperability 不僅在於以標準標準格式包裝,而是能夠在資料流動過程把資料中的語意一起帶著,使得機器可以自動解讀資料,也就是應該由Syntactic Interoperability,進化到Semantic Interoperability,也就是在開放資料三星級的基礎,思考如何進展到四星級、甚至五星級開放資料,因此資料不僅是在機器間交換,而是可以同時查詢多個資料服務(data services),資料可以在本地端自動整合在一起,不再是一個個資料表格查詢回來後,再人工方式比對整合,這個部份姑且稱 Integration (整合) ; 資料可以依照其語意(semantic)來整合,是發展智慧化服務的基礎,也就是所謂的 Intelligence (智慧)

就開放政府而言,開放資料是為開放府政一環,目的為促進民眾更了解政府施政,促進民眾參與,以達到政府透明化,因此開放的資料可配合政府的推動,讓民眾透過開放資料以了解政府施政內容、效率、與進程,簡單說,開放資料不應該落入額外的工作,而是應該思考如何以資料為基礎以改善台理效能、施政程序;

就資料經濟而言,公私夥伴關係(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 PPP)的建立是一個雙贏的策略,歐盟開放資料策略中善用了這個架構發展資料經濟值得效法。

資料盤點列出甲乙丙三類並討論不開放理由,這部份還有許多部會做不到,但交通部很用心,盤點確實要花許多功夫。美中不足的是,在不開放理由和收費原由的說明上仍有待加強,有些不開放和收費可能涉及到現行法規,這可以加以說明,再來慢慢突破,若沒有涉及法規,是否危及國家安全、社會安全和隱私,應該都有一個客觀公正的說法,以受公評。例如,其中有委員提到災害資料的列為不開放的適宜性,這些資料雖然應透過中央應變中心發佈,但就不能開放給一般民眾甚至更多資訊服務商加值嗎? 不能開放的問題是什麼? 難道交通航班停運、交通路線阻斷、遊客受困…等訊息,會有什麼社會衝擊? 再者,資料可以開放給學者,但不允許開放給一般民眾,這是有違開放資料原則,如何確定除了「學者」外,就沒有其它身份的人(stakeholders)可以去處理資料,這不是一種專業的高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