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街圖研討會 State of the Map (SotM) 2012

其實2005年就加入OSM成為Mapper,2010年才註冊為OSM Foundation會員,從沒有參加過每年一次OSM的研討會(State of the Map),一直是一個單純的mapper。在我的研究領域中,OSM是一個研究標的,如Muki Maklay 所建議,研究人員應該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來看OSM,也因此長久以來,我並不想涉入太多OSM體制內的事,然而,2011年底,從荷蘭返台後,逐漸覺得台灣雖然有OSM社群,但多數台灣人是不知道OSM是什麼的,開始有想法在台灣來推動OSM。

SotM 2012 會場東京大學駒場校區 Tokyo University Komaba Research Campus

對於我而言,推動OSM中的第一步就是參加SotM 2012,去這種大會有機會和許多高手或主要成員聊天,也才有可能進一步了解OSM內部的運作模式。很幸運的,年初宣布2012年SotM在日本東京舉辦,台灣和日本地理上算是近的,台灣的社群怎麼可以不去,所以鼓吹台灣OSM重要的二個推手,LouisSin-Di也一起參加,Louis的高雄市公車被接受於大會中演講,看到台灣社群如此積極的參與,會議的主要組織者之一 Daniel Kastl 還說他在這之前從來不知道台灣社群如此活躍。在大會開始前,主辦單位將投稿內容做成tag cloud,Taiwan可是主要的tag之一。

會議的三天的議程相當豐富,有來自於世界各國的OSM Mappers的報告,包含災害救援、導航技術、製圖技術和社群發展。第一天所有的主題都與防救災有關,自海地地震後,OSM就一直和救災相關議題有相當強的連結,因為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的關係,如何用OSM來救災也成為日本重要的議題,因此有4個講題是來自東日本大地震間使用OSM製圖的經驗和技術,其中Kinya Inoue先生就是福島人,當他述說著福島在東日本大地震前和後,地圖如何改變,提到過去的朋友和親人在這樣的巨變中喪生,每每不能控制自已,同時,讓在場每一個參與的人動容。我也註冊了第一天的Lightning talk,簡單介紹了如何使用簡易輻射計數器來量測環境輻射,以抵抗台電官方輻射安全的說法,當時舉的例子就是蘭嶼,不過這個計畫因為沒有順利拿到Safecast的裝備而延宕中。

Steve Coast 在SotM 2012的開場

第二天,二個keynotes很有趣,Jaak利用OSM來環境整潔(clean up)計畫。接著,Raul Krauthausenwheelmap.org的創辦人,報告了wheelmap成立的經過,他本身就是殘障人仕,個人覺得這個應用對於殘障人仕是相當有幫助的,可以用地圖查詢和瀏覽公共空間是否有殘障設施,在這之前就已經知道這個應用,現在Sin-di正在將它中文化。上午的整個session都在談如何用OSM做導航或路徑規劃,Louis 在keynote後上場,這是一個相當實務的經驗,拿OSM的地圖來做公車導航,他一開始就用日本地名開了一個玩笑,會後Mapping party要去的地點是高尾山(Mt. Takao),就是高雄舊名打狗,他玩趣的說,我今天要講的地點是Takao,但不是你們將去的Takao,我講的Takao需要買機票坐飛機去,全場笑了!下午換了跑道到日本語的track,本來是想聽聽如何做GPS logger,但講者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來報告。晚上的宴會是在東京灣的船形屋(YAKATA-BUNE)宴會,吃不完的生魚片,喝不完的啤酒,吃飽喝足再上船頂欣賞東京灣的夜景,很棒的晚宴。

船形屋宴會

第三天,除了探討資料品質和停車格製圖外,引起我比較多關注的是利物浦大學教授Bob Barr的演講,他以Pirate 和Pilot 辯思在他(mappers)在OSM中所扮演的角色,風趣幽默的演講方式引人入勝,也帶入mapper在OSM所扮演的角色的思考。接下來4個mapping的talks都相當棒,就不一一介紹,印象深刻的是Kinya Inoue先生,就是之前講福島災後製圖的那位,他的英文表達能力有限,但內容極豐富有趣,是一個了不起的mappers,或OSM製圖家? 下午的talks一樣精彩,老實說我差一點就跑去閒逛,因為已經第三天的了,但最後一個talk,讓人精神大振,Tim Waters講你知道什麼時候對OSM上癮,可能是在場都是癮頭很重的mappers (不然怎麼大老遠從世界各地來),他舉的例子搞的大家笑不停。

這不知道是不是SotM的傳統最後一天,把所有東西都拿來拍賣了,包含最大的banner,一個也不剩,這樣籌錢是一個不錯的方式,因參加者來自世界各國,自從澳洲幣首先出來鬧場後,各國的錢幣紛紛出場,台幣也加入這場混戰中, Louis和Sin-di最後拍得一條用途十分廣大的方巾和一瓶日本酒。

再多相關報導來自於日本

[1]趣味のインターネット地図ウォッチ,第144回:世界のマッパーが来日した「オープンストリートマップ」の国際会議

[2]“地図のWikipedia”OpenStreetMapの国際会議が日本で初開催

 

Enhanced by Zemanta

如何在JSOM增加一個公開的WMS圖層

打開prefernece(偏好設定)後,在對話頁面中有一個WMS/TMS的選項。選定後,有一堆預設的WMS可以選擇,一般而言,Bing和Landsat的WMS 已經是加入的,所以在預設的介面中可以加入Bing或Landsat的衛星影像。若有公開的WMS可以使用,即可以在此加入,按右下方有一個”+”符號,即可加入自已想加入的 WMS圖層,如圖1所示。

 圖1: 開啟WMS對話框

按了增加”+”後,另一個對話框會跳出。在WMS分頁的Services URL (服務網址)中,給定一個名稱,如Taiwan_WMS_Pop,貼上提供服務的網址,如“http://211.21.33.103:8080/geoserver/wms?service=WMS”,這是是用台灣MAKOCI所公開的WMS服務,圖2所示。

 圖2:輸入WMS 網址

按一下Get Layers(取得圖層),JSOM 連接到該WMS後,會自動取得圖層的資訊,並列出來,如圖3。選擇一個圖層,如WGS84_Population,並給定一個圖層名稱,如按”OK”,並回到主畫面。

 圖3: 列出WMS所提供的圖層

在主畫面中,Imagery(影像)的下拉單中會增加一個選項,如圖4。按一下這個新增的影像選項,WMS的圖層即載入,如圖5所示。

圖4: WMS圖層選項加入Imagery的下拉單中。

圖5: WMS的圖層加入編輯環境。

地理空間協力探索

地理空間技術的演變

根據湖南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地形圖」、「駐軍圖」和「莊園圖」,證明中國人早在西漢時代就已經應用地圖於戰爭之中,而差不多的時代的世界另一頭,古希臘地理學家及天文學家埃拉托斯特尼(Eratosthenes)則設計出地球經緯度系統,開啟西方世界以數理為基礎的製圖科學,提高地圖表達地理空間的準確性,到了16世紀,歐洲人靠著航海技術和準確的地圖,不但造就歐洲的黃金時代,同時開啟了地理大發現。地圖是地理空間資訊載體,隨著人類文明進步,人們對地理空間資訊之所需是有增無減,即便今日進入太空時代,人們仍不斷地更新製圖技術和製造地圖以探索地球。你能想像現今圍繞在地球軌道上的人造衛星有10120顆(截至2006/11/30),滿佈在地球外圍,其中與地理空間探索有直接的關係,就屬通訊任務和資源調查任務的人造衛星。通訊衛星之中有27顆衛星是專為全球定位所用,只要手中持有可接收全球定位系統 (Global Position System, GPS) 衛星訊號之儀器,配合地圖,隨時都可知道你在何處;而資源衛星是透過地表上不同物體會發射出不同光譜的特性,以偵測地表上物體的種類和變化,簡單地說,資源衛星的原理很像我們一般使用的數位相機,只是裝在資源衛星上的“相機”可拍到超過人眼可以看到反射光,而使科學家可以辨識出更多地表的變化。同時資源衛星也是現代地圖主要的來源之一,如同眾所皆知的入口網站Google中所提供的Google Earth軟體,讓你處於如幻似境的地球,有如你身在太空中俯看地球,又有如超人般翱翔於天際中,事實上,那清晰地建築物、道路、山脈、河流、…等,都是來自於高解析度的衛星照片。

隨著科技的革新,源源不斷的地理空間資訊被各式各樣儀器和工具所挖掘,如此巨量的地理空間資訊需要工具來管理、儲存、分析和展示,1960年代因應大量資源管理的需求,加拿大地理學家羅傑.湯姆林森(Roger F. Tomlinson)著力於將原本紙本地圖轉化為數值形態的地圖,以便電腦可以分析處理,因而發展出第一套的地理資訊系統(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 GIS),這項以數值地圖為基礎的資訊系統發展迄今四十多年來,隨著個人電腦的普及和地理資訊系統應用程式的開發,地理資訊系統已經擴散個各個領域中使用,儼然成為許多領域中用來分析與地理空間相關事務的工具,但地理資訊系統以地圖為本質的精神並沒改變,反倒是收集了更多與地理空間相關的資訊結合,而產生更多更有效的應用方式,如地質學家拿它來記錄地層、斷層和分析地震,以了解地震影響居民範圍;犯罪學家拿它來分析容易犯罪的區域,以警告居民小心自身財產生命安全;政治學家拿它分析選民的空間結構,以調整選戰策略;通路商用它來管理宅配服務的車隊,以降低成本。地理空間資訊數值化擴大了相關資訊整合可能性,同時創造出更多地理空間資訊新的應用。

網路科技帶來地理資訊新生命

過去地理空間資訊的檔案過大一直是個問題,隨著網路科技的發展,網路頻寬加大使地理空間資訊在網路傳輸變得可能,許多網路地理資訊系統如雨後春筍般被開發出來,同時也提高一般人在網路獲得和使用地理空間資訊的機會,比如說你和同學用電話約好在某一家電影院碰面,但你的同學雖然告訴你地址,但還是不知道在那個地方,這時候你可以上網查電子地圖,只要有地址就可以查到位置,甚至告訴你公車和捷運要怎麼搭。因此我們生活周遭似乎有許多的地理空間資訊,如地址、郵遞區號、大哥大基地台、新聞、照片…等,難怪常有人提到今日的數位資訊內容中約有80%是與地理空間資訊有關,因此地理空間資訊是一個大眾化的資訊,但地理知識和製圖技術被認為是專門的學科,操作複雜的地理資源系統不但需要昂貴的專業軟體,而且需要技術的訓練和地理知識才有辦法使用地理資訊系統,處理地理空間資訊,無形地增加了使用地理空間資訊的門檻。然而,一般日常生活中的地理空間資訊的使用,並不需要如此深奧的理論,也不需要複雜的操作系統,而是一個方便使用者得到所需的地理空間資訊的網頁。

Google提供了Google Map和Google Earth二項服務,為地理空間資訊使用帶來新生命,過去地理空間資訊所依賴的地圖不易取得,所依賴軟體複雜且昂貴,然而,Google Map提供免費的基本地圖和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 Interface, API),透過應用程式介面的呼叫與查詢即可使用基本地圖,使用者再依個人喜好以結合不同的地理空間相關資訊,如一度登上點閱率排行榜的房仲地圖網(www.housingmaps.com),是結合免費的分類廣告網頁(www.craiglist.org)中房屋買賣的資訊和Google Map,讓使用者在地圖上即可點閱房屋買賣的資訊,方便且直覺的服務。Google Earth是一個衛星影像瀏覽器,提供高解析度影清晰地顯示地形地貌,並可以不同俯角和視角來瀏覽,甚至飛行模擬,同時,也提供使用者套疊自己生產的地理空間資料於影像,因此使用自己生產的地理空間資料,可以相互分享,也可以共同建置,Google Earth成為瀏覽地理空間資訊的共同平台,如圖2中所示,不同使用者可以自行建立房屋在Google Earth上,最後將整個台北市的房屋都建立起來。除此之外,在Google Earth使用社群(Google Earth Community, http://bbs.keyhole.com)中,許多人也都將自己跑步的紀錄、好吃餐廰的位置、去玩過的地方…等林林總總的地理空間資訊分享給其他使用者下載瀏覽。

「取之於『網路』社會,用之於『網路』社會」似乎已成為現今地理空間資訊使用的最佳寫照。英國倫敦有一群人發起一項自願性製圖運動(Open Street Map Project, http://www.openstreetmap.org/),該網站收取來自於自願者拿著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 System, GPS)所紀錄的軌跡(traces)資料,藉由這些軌跡資料的重覆性,可以將道路系統和重要地標逐步地建立出來,而這些經由眾人力量所建立的地圖,也提供給眾人所使用,無論是上傳或下載都不收取任費用。GasBuddy (http://gasbuddy.com/)因應生的是眾人提供美國各地的汽油價格而讓用路人可以知道何地之汽油價格高低,而決定在何地區加油。

延伸閱讀: 《科學發展》2007年8月,416期,28 ~ 34頁

Open Street Map: 一個草根性的地圖再製運動

Open Street Map

Tim Barner-Lee將OpenStreetMap喻為”grassroots remapping of the world”,顧明思義,OSM是一個由一般人自發而起的製圖運動,這是一個革命嗎?我認為是一個地圖的革命!!Steven Coast,OSM的發起人,認為地理資料應用是免費的,國家單位製圖單位(Ordnance Survey)所沒道理拿著納稅人的錢所製作出來的地圖和地理資料,人民需要使用還得付大筆銀子(一個鄉鎮買£30,000, 整個國家的話得花£4,099,000)(ref),在英國和其它大多數國家一樣,地圖或地理資料都是政府單位製怍,而當民眾要使用時,政府也同樣會索取不少費用,而反觀美國是將政府部門所生產的大多數資料公開釋放,使得一般民眾皆可輕鬆的獲得,在這樣的氛圍下,Steven Coast希望在英國也有這樣的免費的地理資料可隨手可得,因此興起這樣的一個運動。這個計畫主要希望每個人帶著GPS藉由跑步、騎腳踏車、開車..任何在空間中移動的活動將航跡(traces)記錄下來,並且上傳至OSMWiki上,再透過群眾共同創建的力量,檢核地圖、生產地圖、最後使得每個人都可以免費的使用這個地圖。這種眾人製圖活動恐怕是傳統地理學者或製圖學者無法想像的,地圖象徵的一種空間的權力,對於所在的權力宣示與標記,始料未及的是地圖可以透過一般人民眾來生產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