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如何區分高價值的開放資料?

政府開放資料的推動通常遇到一個問題是,業務主管機關不知道什麼資料應該開放,而資料的使用者則不知道有什麼資料可以被開放,而由再使用資料產生出價值或商業模式,歐盟所做這篇報告「Report on high-value datasets from EU Institutions」,即提供了一個思考的方向。

歐盟開放資料平台(EU Open Data Portal, EU ODP) 扮演的是歐盟及所屬機構的資料開放與資料上架,但資料的主管機關[1]往往不知道應該拿出什麼樣的資料在EU ODP上開放。理論上而言,愈多資料被開放,就愈有價值,但就有限的資源下,資料主管機關在進行開放資料的業務時,若能區分出什麼高價值的資料,而優先開放,是事半功倍,且資料主管機關最想知道的事。

一方面,就資料主管機關的觀點而言,資料集的高價值性是它們有沒有符合下列條件:

  1. 資料是否能促進政府透明化;
  2. 資料的開放是否受到法律責任的約束;
  3. 資料是否直接或間接關係到公共事務;
  4. 資料是否能實現成本降低;
  5. 資料使用的目標群眾之型態與規模。

另一方面,就資料再使用者的觀點而言,高價值的資料集是具有高度被使用價值和被再使用潛力,因此有機會促成下一步(新的)商業模式。

根據二個方面觀點所成的定義,該計畫區分出261筆高價值的資料集,來自於57個不同機關單位,其中144個還沒在EU ODP上架,恰可以根據分析成果,因資料具有高價值,而要求開放,另外的117筆,已經在EU ODP 上架的資料中,有26筆資料集是2星級或更差的資料,應該著手將資料升級為開放格式或進階到連結(linkable)等級。

過去,對於政府應該開放那些資料,許多的重點都在放,資料使用者端的價值或利益,但這個報告帶來的啟發是,政府是不應該站在和人民一樣的角度在看資料開放的問題,資料開放為政府所帶來最直接的「高價值」應該是政府效能提升,如透明化、成本降本和改善公共事務的推動等,應該不是和民間、企業一樣買資料,想著加值的利益,因為這是民間或企業想的事情,我想,這是當前台灣開放資料的徵結。

[1] 原文是用data publisher,但就台灣而言,用資料業務主管機關似乎比較貼近些

開放資料推廣的雜想

什麼是開放資料的推廣? 要怎麼推廣開放資料?應該還有更多可以做的事吧!

1. 除了hackathon,應該還有不一樣的thon,如 ideathon, mapathon, editathon….。

2. 除了APP競賽,更應該強調開放資料混搭的創新。

3. 除了APP競賽的成果,需要更多的開放資料成功案例。

4. 除了政府開放資料,個人、非營利組織(民間社團)、到企業都可以開放資料,從上到下、或從下到上,整合資訊的過程即是推廣。

5. 除了開放資料,如何使用開放源碼處理開放資料更有吸引力。

6. 除了政府補助的開放資料課程,應該還有大學校園的課程、線上課程、工作坊…..等。

7. 除了民間的課程,政府也應該讓公務人員上更多的課程。

8. 除了專業的內容,應該思考如何將有些開放資料遊戲化(gamification)。

開放街圖(OSM)將成為谷歌地圖(Google Map)的最大爭競者嗎?

常有人問起,開放街圖(OpenStreetMap)能不能商業化? 或開放街圖能有什麼商機? 隨著上個月Telenav宣布他們的產品Scout捨棄了與TomTom的合作關係,而轉為使用開放街圖,這個問題似乎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答案。事實上,不少網路媒體、甚至是紐約時報都認為TeleNav的做法將為適地性服務(Location-Based Service, LBS)和導航產業的市場帶來許多衝擊和轉變,但就一個圖客(Mappers)而言,開放街圖能被一家具規模的導航公司所使用,其實背後有更有意義。

TeleNav uses OSM

利用開放街圖為導航地圖這件事並不新鮮,開放街圖的維基上有一堆這些的服務,但能被一個在那斯達克(NASDAQ)上市的導航商所用,就別具意義,顯示出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的地圖己經被重視,且逐漸進入商業使用的階段。然而,群眾外包的地圖最大的疑慮是資料品質,像開放街圖在這種開放的系統,誰都可以來畫地圖,很難保證被畫上的地圖是正確的,但開放街圖並沒有太多的限制,每個帳戶是平等的,只要有一個帳號,誰都可以去畫地圖、改地圖,在沒有自動檢核機制之下,靠的是圖客們的檢視,愈多人使用,正確就會愈高,就和開放源碼一樣,符合所謂的Linus’s Law (given enough eyeballs, all bugs are shallow)。TeleNav捨棄了與TomTom合作,敢用群眾外包的圖資,顯示處理開放街圖到導航可使用的水準之成本己經不高,與其花錢去買地圖公司的圖資,倒不如把錢拿來處理開放街圖,讓自己的公司充份地掌握自己的LBS服務商品中的地圖,不用只與一家地圖公司合作,地圖圖資被一家公司所掌握。所以TeleNav在今年(2014年)1月底先以2千4百萬美元買下在德國柏林的新創公司Skobbler,其實就是想買進轉換開放街圖資料的技術,就更不用說,Steve Coast在去年(2013年)9月從Microsoft跳槽到TeleNav,早早在為使用開放街圖做準備。

地圖內容己經不是單純地是單一地圖公司提供就可以滿足現今適地性服務(LBS),Google在去年(2013年)6月也是約13億美元天價買下以色列的LBS新創公司其目的就是提供地圖與用戶互動服務,讓用戶可以透過地圖的使用能回饋到Google Map,而能讓地圖內容更符合用戶需求,當然戰略上也是為了Waze不讓Facebook或Apple給拿走,去擴增適地性服務(LBS)。 適地性服務(LBS)與社群媒體(social media)二者己經是密不可分,一方面,地圖內容如何透過社群媒體結合更多用戶來改善地圖內容、提高更新速度,另一方面,如何透過地圖使用行為,來改善適地性服務(LBS)方式,以提供更貼近人心的地理服務,無論如何,用戶才是決戰的重點,Waze號稱他們在全球有5千萬個用戶,而開放街圖呢?2014年開放街圖的全球註冊的用戶已經達160萬人,這個數量與Waze顯然有很大的差距,但二者用戶的本質是相當不同的,開放街圖註冊用戶是地圖的貢獻者,不是單純的使用者,反觀有多少人在Waze上貢獻資料呢?TeleNav當然看上這點,上那找這麼多的地圖貢獻者來繪製、編修地圖,開放街圖的社群成自然而然成為最好的後盾。

TeleNav使用開放街圖的案例,事實上就是一個開放資料成功的應用案例。就TeleNav而言,TeleNav花的錢並不是買圖資,而是技術,TeleNav所省下的成本可以用來增強導航功能,而使得他們的產品在市場上更有競爭力,另一方面,開放街圖並沒有因為TeleNav或其它廠商的使用,而更動它本來既有的運作方式,從繪製編修地圖到社群的活動都不會因為這樣而改變[註1]。一樣的道理,在談開放政府資料加值或者是產業,就是在於開放政府資料如何省去廠商資料成本,而能專注地在於技術服務的開發,這對於新創公司其實是大利多的,因為過去政府許多資料不是很貴,就是開放授權講不清,往往是有管道、有關係、大資本的公司才可以拿到資料,透過政府開放資料,免除了這樣的問題,新創公司能專注於資料使用上的創意,而不是在資料取得就己經先吃癟,怎麼能夠期待有創意,更沒辦期待像Skobbler這樣的公司出現。

因此開放街圖所開創的經濟模式,有別於以往Google Map的模式,各位可以看看,在最近5年來的競合之下,走Google Map模式的地圖商、導航商,其實只剩下Google Map了,不但國際大廠連連整併,就連Local的地圖服務商也很難掙下去,台灣有UrMap呀! 現在有多少人還用?我相信TeleNav的案例一定會帶給許多人啟發,但走開放街圖的模式是否能夠成功,這無法保證,但絕對會是另一個機會,隨著開放街圖的成熟,一定會有愈來愈多人拿來商業使用,逐漸成為有別於Google Map模式的競爭者。

[註1]有中國人前陣子頻頻大規模的修改地圖,把台灣的地名都改成簡體了,猜想和TeleNav在中國也有分公司,要在中國地圖產品,必需符合中國法律有關

建議國土測繪中心之圖資開放

投書國土測繪中心主任信箱之內容如下:

貴 中心所製作之「國土測繪圖資網路地圖服務系統」內容豐富詳實,為符合Open Data潮流,其服務系統又以WMTS方式提供地圖的介接,實為難能可貴之地理資訊資源。

國際上目前有一項「開放街圖」(OpenStreetMap, OSM)之運動,為志工透過協同合作之方式編繪地圖所成,而編繪地圖過程中需要大量地理資訊做為地圖繪製之參考,OSM中之編輯器可以透過WMTS方式介接貴 中心之服務,成為繪製地圖之來源,唯服務系統中之地理資料尚未以開放授權方式釋出,且「使用條款」中之規定也無法保証,若OSM社群志工透過WMTS方式介接,來描繪地圖,是否造成對地圖使用之侵權,或剽竊地圖內容之嫌?

OSM為自由開放之地圖,且不是以營利為目的的製圖活動,這符合使用條款中之第四點,OSM並非是負面列舉項目之一,但第一點中強調透過Web Maps API服務取得地圖圖片檔,但不代表取得著作權,因此貴 中心所保有著作權只允許使用者透過Web Maps API去「看」或欣賞地圖,OSM製圖行為涉及描繪,就著作權定義而言,OSM的志工若使用貴 中心之地圖恐造成侵權。建議貴 中心是否參考Creative Common之授權方式,讓貴 中心保有著作權,並可讓Web Maps API發佈之資訊在使用上更彈性、更廣為使用,而更符合Open Data之潮流,讓使用者免於侵權之恐。

===============================

國土測繪中心之回覆:

有關本中心國土測繪圖資網路地圖服務系統」(以下簡稱本系統)基於OpenData潮流,提供開放之WMTS服務供各單位介接加值應用,而本中心之主要圖資如通用版電子地圖,係依「測繪成果電子資料流通作業要點」對外收費供應的圖資,未在免費供應之列,先予敍明。
     因此「開放街圖」OpenStreetMap,OSM如以直接介接本系統的圖資為底圖,則符合使用條款中的第4點,而且使用者看到的將是最新的圖資。您所提及Creative Common授權(CC)方式,目前並未在相關規定中規定,本中心未來將研議是否可納入Creative Common授權方式。

===================

後記,國土測繪中心於104年07月09日己經將精簡過的通用版電子地圖以「政府資料開放授權條款-第1版」釋出。

10個政府資料不願意開放的的理由

因為要去參加一場與開放資料相關的會議,於是乎,列了10個政府資料不願意開放的的理由。
1.資料涉及國防、社會安全議題敏感
2.資料涉及個人隱私
3.擔心資料品質不好,怕開放後被質疑
4.擔心資料被外國公司使用,有資訊外洩之嫌
5.擔心被外界誤用,如石虎的調查資料怕被反「13線拓寬工程」的人看到
6.主張智慧財產權,例如資料生產單位有著作人格權
7.資料為財產,怎麼可以隨便給你用
8.因為規費法,要付費後才可以拿到資料
9.沒有適宜的法令讓我們的資料開放
10.你就用嘛! 不要問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