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4 Open Data Meetup 一些心得 — 開放資料的目的是在於透明化

感謝Whisky號召讓大家在週末前來個Meetup,也感謝David提供場地準備點心零食。網路上的召集,昨天晚上聚集了來自各界的17個人的參與,MnO2快筆寫下這個meetup記錄,在這裡來分享一下個人的一些心得。

因應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data.gov.tw) 公測版的上線,這個meetup想讓大家聚在一起討論這個平台的問題,和未來對政府開放資料的期許。研考會似乎想知道和民眾期待的落差有多少? 但來這裡接收這些訊息的人是來自於凌網科技?我的困惑是凌網科技與研考會的關係為什麼要搞的如此的如膠似漆?可以做這個平台的廠商或NGO組織應該不少,凌網應該不是唯一吧!?但這個平台下一期仍然會由凌網得標? 有沒有人可以揭露一下為什麼凌網科技是研考會的唯一? 研考會為什麼選凌網科技來承包開放資料的平台的業務?廠商有什麼能力與資格才能承包這種業務?是不是很多人和我一樣想知道? 因為無「知」,請原諒我在談論中一直吐糟這位來自於凌網科技的朋友。

聚會中有不少人不認為在meetup中各自提出「政府應開放的10種資料」,政府的就會如實開放?我的反應很直接,以地籍資料而言,目前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這個資料是地方政府財源之一,對於開放的反對聲音會很大,內政部國土測繪中心若想開放還得有一段很長溝通過程。而許多與公部門交手過的與會者也多少了解基層的資料業務單位面對開放資料問題和困惑,若他們想談,許多資料使用者也願意溝通,而不只是一昧批判,因此重點在於能不能建立這樣的溝通機制?如英國政府資料開放平台(data.gov.uk)有data request 的功能,使用者若找不到可以利用data request來要資料,這個需求會被送到資料的業務單位,資料是否開放的處理過程和溝通皆公佈在平台上,其他對於這個資料有興趣的人就也可以知道處理清況,事實上,CfThellodata也在蒐集這樣的經驗。若這個資料的開放真的對於社會公益有幫助,在這樣公開的討論下,資料業務單位也會面臨極大的民眾輿論的壓力,回到地籍資料,若多數人覺得這是一件極需要開放的資料,如在Facebook上,大家都來按「讚」,地方政府也會感受壓力,我們的代議士們也才會感受「民氣」(選票),進而觀切,好啦,這個太理想了!?

開放資料社群也意識到這點,在做自已的「平台」表達開放資料的期許,展示對開放資料的處理能力,如零時政府的data.g0v.tw、經由網絡行動科技(Netivism)中譯且調校的CKAN,在青平台架起的台灣資料開放平台、 Cft再整理台北市政府的開放資料放在github上,從這裡長官們不難發現社群要的是什麼樣的平台和資料吧?!

總之,開放資料的目的是在於透明化,也就是人民有「知」的權利,無論平台,還是request的機制,都得在一個透明化過程進行。個人相當期盼有一個建全的開放資料平台,且該平台有資料request 的機制,提供民眾請求資料開放,且處理過程能透明化公開,再一次,好啦,這個太理想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