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中缺少的戰略思考— 資料

DIGI+的全名為「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這個方案是以「數位國家、智慧島嶼」為總政策綱領,其實就是蔡英文總統在競選時就提出的政策方向,後來上任後,由行政院科技會報完成具體內容,並在2016年11 月通過。隔了一年,今天(2017年11月29日) 才召開民間諮詢委員會,會中除了介紹DIGI+方案的內容外,並設定了二個討論提案:

  1. 政府政策如何協助推動企業的數位轉型?
  2. 政府政策如何協助建立軟硬並重的產業生態?

後來,看了一下民間諮詢委員的名單才發現有八成以上的委員都來自於業界,而且都是大公司的老闆或經理,所以會設定這樣的討論提案就不難理解,但這二個問題其實有很大的邏輯問題,DIGI+的方案都已經核定通過,政策不就寫在計畫書中了,現在才討論這二個問題豈不太晚?

簡單說,我認為DIGI+方案缺乏以資料為向度的戰略思考。

DIGI+的戰略思考是什麼?

如果仔細地唸一下DIGI+方案的計畫書,不難發現,這個方案的戰略思考是以提升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全球資訊技術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Report)中「網路整備指標」(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 NRI)來決定,而台灣在近5年中,由2012年的第11名,2016年已經下滑到第19名,主要的問題有法規和稅務環境不良、人才培育不佳、政府使用ICT技術能不足、對新興技術的採購牛步、以及ICT在社會影響力低,造成排名每況愈下,事實上,以得分而言,分數的變化不大,但其它國家的進步就是我們的退步,與我們最近的國家–日本,則是從2012年的第18名,進步到2016年的第10名,而新加坡在這幾年則是始終維持在第1、2名間,因此DIGI+的目標是在2025年時,我國數位經濟規模能夠成長至新台幣6.5兆元、民眾數位生活服務使用普及率達到80%、寬頻服務可達2Gbps、保證國民25Mbps寬頻上網基本權利、我國資訊國力排名能夠躍進到前10名。還有另一說是要力拚資訊國力為全球第 6 名。

無論要爭取全球資訊國力的第幾名都好,除了眼前的問題,一個國家的數位政策是否也應該兼顧未來ICT變化與挑戰,以及現今台灣ICT體質的改善? 的確,計畫書已經把目前己經發展的資通訊技術都放進去了,但3年後、5年後呢? 這樣的計畫書內容是否能因應未來的ICT發展呢?,是否思考由最基本的地方做起,以改善體質?

資料基礎建設的戰略思考

事實上,DIGI+的計畫書中也回顧了幾個主要及鄰近國家之數位政策,但可惜的是,我們的DIGI+似乎沒有把其它國家對於ICT調適的重點摸清,以及他們的戰略思考看透。

以資訊國力進步很多的日本為例,計畫書中提到,

2013年日本IT戰略本部公布「世界最先進IT國家創造宣言」,安倍經濟學第三隻箭之一的國家IT戰略,以「活用IT,創造未來」為政策願景,「開放資料」與「巨量資料」為主要推動核心,並結合日本向來引以為傲的人工智慧技術,在物聯網環境下,透過世界最高水準的IT應用,打破困頓已久的經濟閉鎖窘境。

可見得日本的IT戰略是以資料為基底來支撐技術發展,但DIGI+的計畫書並沒有這方面深 入的洞察,以分析台灣目前環境得以借鏡的地方,只是片面且粗淺地取了日本的超高速寬頻環境的成果,來背書DIGI+的寬頻基礎建設,且回顧「美國Gigabit城市挑戰計畫」也是同樣地只是為了寬頻基礎建設,難道美國沒有其它的數位政策了嗎? 川普政府不好說,但過去歐巴馬政府時代,確實制定了許多開放政府和數位治理的策略,很多地方都值得借鏡。

回到日本的IT戰略,我相信日本NRI的排名一路走高是因為基礎建設做的好,也因為有基礎打底,許多政策不會是表面功夫,人一換就一切如過往雲煙,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日本在「世界最先進IT國家創造宣言」的戰略中,有一塊是針對「資料基礎設施」的行動策略,而資料基礎設施不是在做資料平台和Open API這種表象的工作,而是制定「共通語彙基盤」和「文字情報基盤」以利資料互通,不但讓政府各單位的資訊能橫向串聯,而且中央與地方政府的資訊也能縱向串通,在這個基礎上,針對「AI農業」(Agriculture Informatics)的進展,再制定「農業共通語彙」先讓農業資訊標準化,以利農業資訊共通,達到資訊利用最大化,創造以資料活用的經濟效益。

日本人瘋了嗎? IT最先進國的宣言居然在做這麼基礎的工作?! 但各位可以想一想,有多少人在FB或PTT上在靠北政府資料品質不好,連「台」和「臺」都不統一、連UTF8和BIG5也弄不清楚,更別說幾年前一個會議講「資料開放」,可能各自心中都有一個定義,且不太一樣。無論是AI、或是巨量資料,機器可理解愈多,人要處理的就愈少,我們要讓機器做的愈多,資訊愈標準化愈有可能,日本的IT戰略會有這樣的行動方案,一定是遇到很多資料無法整合問題,而造成資料應用和分析上的成本。

反觀台灣,我們沒有這類的問題嗎? 我們的開放資料走的快,得了個第一名,卻有了面子,忘了看裡子,開放了這麼資料,我們卻常被資料品質所苦 ; 有了這麼多資料,卻沒有可以拿出去國際上一較高下的應用案例 ; 政府釋出資料,卻不知道意義是什麼? 忘了開放資料所帶來可能的橫向和縱向串聯,而DIGI+中卻看不到日本IT的戰略思維,把開放資料視為敝屣,看不到資料基礎建設的價值。

科技始於來自於人性、智慧就是來自於資料

DIKW金字塔說明了如何從資料中得到資訊、轉化知識、運用知識成為智慧,因此當一個數位政策冠上智慧XX、如智慧島嶼、智慧城鄉、智慧生活應用、智慧製造服務、…的同時,不禁要問,這智慧從何而來?

會議中有委員提到「政府應推動各產業打造數據中心,以利用數據來提供智慧化服務」,這讓我想到去年在歐洲資料論壇聽到的計畫,Industrial Data Space,是一個藉由資料的數位治理(Digital sovereignty),也是一個由資料為基底來提供智慧化服務的計畫,這個計畫認為在工業的數位轉型中很重要的一個項目是在於資料和服務在公司間交換,藉由資料交換,以及與開放資料的整合來串聯公司,可以在新產品和智慧服務中產生附加價值,也就是說這樣新的數位商業模式是有機會應用在傳統工業的公司上。

Industry Data Space就是一個執行工業4.0的計畫,並大量使用資料治理的方法來達到以資料為底蘊的智慧化服務和產品,其中有一個重要的部份是在於一個「參照架構模型」(Reference Architecture Model),其實這就是前面提到的資料基礎設施的一環,如果各位有空去看看內容會發現,這之中有語彙、又有鏈結資料(Linked Data),所以是不是各位可以更理解,為日本在喊IT最先進國宣言,花了功夫在共通語彙基盤上呢?

資料趨動的轉型是數位治理的基礎

以資料趨動的轉型是一個硬功夫,確實要花很多心血和頭腦,但綜觀許多國際案例,資料基礎設施是一個資料趨動轉型的重要支柱,是數位治理的依據。我們的ICT環境比日本先進嗎? 為什麼我們要忽略這一塊? 有德國Industrial Data Space的案例,做為數位政策的 DIGI+ 有意識到資料在產業轉型的重要性? 會議中有另一位委員提到一段令人贊同的話,「在談產業的數位轉型之前,政府可否先做到數位轉型成功後,再來輔導產業」,所以目前DIGI+的計畫書內容真的有辦法帶給台灣政府數位轉型,以帶動產業嗎? 我存疑。台灣的資訊國力會因為這個DIGI+的計畫推動而提昇嗎? 我也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