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防盜

在紙圖盛行時代,為防止地圖被競爭對手盜用,因此會在地圖中夾雜一些不為人知的符號或註記來區辨出地圖是來自於自家之手,紐約州有一個虛構地名 Agloe,自1930年代就出現,其實就是製圖者所假造的一個地名,一個copyright trap。但有趣的是,USGS 還是收錄它於地名資料庫中,且Google Map也可以找得到 (Agloe General Store)!

Agloe Best

藏在公車站牌中的地方記憶

因應都市發展,有些地標搬遷或消失,例如阿波羅大廈、聯合報大樓,台北市政府在今年(2015年)3月中頒佈了新版的公車命名方式,即是朝向於街道系統以為主的公車站牌命名。這個方向有好有壞,好的地方是街道系統跟著公車站牌方便搭乘的人區分位置,但街道系統已經是充滿了中國地名[註一],公車站牌也是用一堆中國地名再堆砌一次,台北市就充滿了濃濃中國特色。而目前捷運站的命名也存在這樣的趨勢,公車站牌密度如此高,真的要以這種方式命名嗎?

公車站牌事實上隱藏著地方的記憶,這些記憶也有可能隨著公車站牌以街道系統的命名而消失,可以看看幾有趣的例子:

  1. 社子臨江園。根據維基百科,社子島在早期設有「蔬菜專業區」,在沒有大量化學肥料的年代,使用的是水肥,於是在今日的延平北路七段附近,水肥處第一隊設立分隊,利用淡水河運,收集來自於台北市區的水肥,以供應社子島的農業使用。根據王志文(1998)「滄海桑田話社子」一書中記載,後來公車由台北市區向社子島開通之時,要設立公車站牌,當地居民覺得「水肥隊」不好聽,所以取了一個優雅的名字,「臨江園」。本來以為這是一個餐廳之類的地方,居然隱藏一段故事。
  2. 北投八勝園。循著Google街景圖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明顯的建物或地標,對映這個站牌。後來,再以Google查詢,結果發現八勝園是日治時代有名的溫泉旅館,但國民政府來台後被軍方徵收使用,多次整修外觀早已和以前不同,但當地居民仍然習慣使用這個名稱來當公車站牌。
  3. 三重中正堂。以前是活動中心,是當時年輕人聚會的場所,但後來改建為新北市立圖書館三重分館,而公車牌站也沒有換,所以利用Google查詢三重中山堂,會直接出現圖書館,和附近的美食,表示「中正堂」並沒有被後來的圖書館取代,成為當地人的新地標。

隨著都市化過程,公車站牌是有調整的必要,但可以考慮一個比較完整妥善的方式進行,對於有意義的站名不一定要完全抹滅吧!

[註一]根據龍應台的《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書記載,台北市的街道之所以會這麼中國,是由於上海建築師鄭定邦,沿用了上海市的街道命名方法(這個命名方式是為了擺平各國在上海租借地的命名爭論),而大量使用中國地名,把過去日治及日治之前所遺留下來的地名記憶抹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