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如何區分高價值的開放資料?

政府開放資料的推動通常遇到一個問題是,業務主管機關不知道什麼資料應該開放,而資料的使用者則不知道有什麼資料可以被開放,而由再使用資料產生出價值或商業模式,歐盟所做這篇報告「Report on high-value datasets from EU Institutions」,即提供了一個思考的方向。

歐盟開放資料平台(EU Open Data Portal, EU ODP) 扮演的是歐盟及所屬機構的資料開放與資料上架,但資料的主管機關[1]往往不知道應該拿出什麼樣的資料在EU ODP上開放。理論上而言,愈多資料被開放,就愈有價值,但就有限的資源下,資料主管機關在進行開放資料的業務時,若能區分出什麼高價值的資料,而優先開放,是事半功倍,且資料主管機關最想知道的事。

一方面,就資料主管機關的觀點而言,資料集的高價值性是它們有沒有符合下列條件:

  1. 資料是否能促進政府透明化;
  2. 資料的開放是否受到法律責任的約束;
  3. 資料是否直接或間接關係到公共事務;
  4. 資料是否能實現成本降低;
  5. 資料使用的目標群眾之型態與規模。

另一方面,就資料再使用者的觀點而言,高價值的資料集是具有高度被使用價值和被再使用潛力,因此有機會促成下一步(新的)商業模式。

根據二個方面觀點所成的定義,該計畫區分出261筆高價值的資料集,來自於57個不同機關單位,其中144個還沒在EU ODP上架,恰可以根據分析成果,因資料具有高價值,而要求開放,另外的117筆,已經在EU ODP 上架的資料中,有26筆資料集是2星級或更差的資料,應該著手將資料升級為開放格式或進階到連結(linkable)等級。

過去,對於政府應該開放那些資料,許多的重點都在放,資料使用者端的價值或利益,但這個報告帶來的啟發是,政府是不應該站在和人民一樣的角度在看資料開放的問題,資料開放為政府所帶來最直接的「高價值」應該是政府效能提升,如透明化、成本降本和改善公共事務的推動等,應該不是和民間、企業一樣買資料,想著加值的利益,因為這是民間或企業想的事情,我想,這是當前台灣開放資料的徵結。

[1] 原文是用data publisher,但就台灣而言,用資料業務主管機關似乎比較貼近些

開放資料推廣的雜想

什麼是開放資料的推廣? 要怎麼推廣開放資料?應該還有更多可以做的事吧!

1. 除了hackathon,應該還有不一樣的thon,如 ideathon, mapathon, editathon….。

2. 除了APP競賽,更應該強調開放資料混搭的創新。

3. 除了APP競賽的成果,需要更多的開放資料成功案例。

4. 除了政府開放資料,個人、非營利組織(民間社團)、到企業都可以開放資料,從上到下、或從下到上,整合資訊的過程即是推廣。

5. 除了開放資料,如何使用開放源碼處理開放資料更有吸引力。

6. 除了政府補助的開放資料課程,應該還有大學校園的課程、線上課程、工作坊…..等。

7. 除了民間的課程,政府也應該讓公務人員上更多的課程。

8. 除了專業的內容,應該思考如何將有些開放資料遊戲化(gam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