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資料是「商品」?還是「著作」?

在過去,地理資料的著作權是不被關注和討論的事,因為多數的(幾乎全部)的地理資料都是來自於政府部門或相關的研究機構,政府部門每年編列預算,生產並製作地理資料,如1/25000基本地形圖是透過航遙測照片拍攝後,再依據照片內容繪製地圖,並出版地圖,或投入大量精力在縝密的測量上,如地藉圖,而相關研究單位多數情況是受到政府單位委託,進行研究而產生地理資料,如生態調查產生動植分佈、洪水災害研究產生淹水潛勢分佈、土壤環境調查產生土壤重金屬分佈,這些林林總總的地理資料的生產者都是各個政府單位,或相關研究單位,他們對於他們所生產的地理資料是以「商品」的角度來看待,政府部門中地理資料生產單位幾乎都訂立了數值資料的流通辦法,如:

  1. 國土資訊系統,實體圖資流通供應辦法
  2. 交通部運輸研究所路網數值圖流通管理要點
  3. 臺北市政府地理資訊資料流通供應要
  4. 台北市地形數值圖檔案資料申請使用辦法
  5. 宜蘭縣地形圖數值圖檔流通管理辦法

從這些流通辦法中,都訂了收費標準,而其收費目的是為了維護與更新地理資料。事實上,這樣的地理資料收集和販買模式,和商業公司沒什麼不同? 那為什麼政府部門扮演這樣的角色? 更重要的是,生產這些地理資料,是用納稅人的錢,那為什麼又收費向人民收費一次?

公部門的地理資料就是基礎設施(infrastructure)之一,所謂的Spatial Data Infrastructure  (SDI) 即在討論政府如何透過開放的方式來交換地理資料,因此SDI中用了大量由Open Geospatial Consortium (OGC)所制定地理資訊開放標準,來促使地理資能夠在各個不同操作環境中交換流通,至於如何訂定一套合理的收費標準,則不是地理資訊開放架構下所著重的問題,但台灣的地理資料生產單位似乎都在意他們所生產的資料被使用的情況,許多生產地理資料的部門,總是會抱怨拿他們的地理資料去做加值服務的單位,因為生產地理資料的單位到最後都得不到任何的「功勞」(credits), 因此這些「流通供應辦法」某個層面而言,來留住這些「功勞」(credits),因為他們可以用收益來報告他們地理資料所創造「功勞」(credits)。

然而,這些「功勞」(credits)背後的受害者即是一堆想到利用地理資料傳達一些訊息的freelance,例如,一社會觀察家,在台灣大選後,寫了一篇對於台灣大選的社會分析,想要以台灣鄉鎮方式來顯示他對於大選結果的一些社會分析,並刊登在他/她的部落格中,按照上述的供應辦法,他/她得付錢去買一份台灣鄉鎮圖來達成這一篇部落格文章!? 假設,他/她很幸運地在網路上拿到台灣鄉鎮圖的shapefile資料,就真的可以用了嗎?當然,據我所知,在台灣並未發生過因不當使用政府部門地理資料而被提告的訴訟,但不代表生產地理資料的公部門就沒有權利可以提告,只是公部門是要用何種法規來提告?

在「交通部運輸研究所路網數值圖流通管理要點」的管理要點中,最後一條明訂:

9.本數值圖之著作權歸屬中華民國(代表機關:交通部運輸研究所),非經本所授權不得轉錄、轉售或贈與。

所以,交通部運輸研究所認為他們的「路網數值圖」是一項「著作」,但將地理資料視為「著作」是有很大的討論空間,根據中華民國的著作權法所第三條中,定義的「著作」是:

一、著作: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

然而,「路網數值圖」是地理資料,既不是文學,也不是藝術,我也懷疑有多少科學上或學術上的創作? 因為愈是基本的地理資料,生產的方式就愈是必需根據地形地物的事實來製作,所以創作的內涵就愈少,而且這份「路網數值圖」是何種著作? 圖形著作嗎?

本法所稱著作,例示如下︰一、語文著作。 二、音樂著作。 三、戲劇、舞蹈著作。 四、美術著作。 五、攝影著作。 六、圖形著作。 七、視聽著作。 八、錄音著作。 九、建築著作。 一○、電腦程式著作。

因為許多地理資料的生產,是根據事實,不像地圖,會因為使用不同圖例、文字、符號而產生不同的創作,所以「路網數值圖」一個基本的地理資料,是否可以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呢?還是地理資料本身應該有一個明確的公開辦法?

 

Enhanced by Zeman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