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轉成RDF就是4星級資料了嗎?

因產銷履歷農產品鏈結資料之計畫所需,在data.gov.tw上尋找食品業者登錄資料集,意外的發現這筆資料居然提供RDF格式,不但如此,衛福部食藥署還有一個LOD的網頁,集合了他們製作的RDF資料集。引起了我的好奇,去看看這些RDF的資料,若他們的資料與系統完備,我們的產銷履歷農產品RDF資料即可以和衛福部食藥署的RDF資料連結,但看完資料後覺得有些建議,提出來和大家分享。

<rdf:Description rdf:about="http://data.fda.gov.tw/lod/tfda/FoodCompanyRegistration_VIEW/DATA_SN/6833319">
   <rdf:type rdf:resource="http://data.fda.gov.tw/lod/schemas/tfda/FoodCompanyRegistration_VIEW"/>
   <tfda:公司或商業登記名稱>早安!美芝城仁愛店</tfda:公司或商業登記名稱>
   <tfda:食品業者登錄字號>E-200028714-00002-7</tfda:食品業者登錄字號>
   <tfda:登錄項目>販售場所</tfda:登錄項目>
   <tfda:公司統一編號/>
   <tfda:業者地址>高雄市新興區仁愛一街177號</tfda:業者地址>
</rdf:Description>

上述是食品業者登錄資料集中的一筆資料,沒有了URL,其它的格式的資料沒有什麼不一樣。URL所指涉的是一件事物,讓別人可以去連結這份資料,而在食品業者登錄資料集中,主體是「食品公司」,所以<http://data.fda.gov.tw/lod/tfda/FoodCompanyRegistration_VIEW/DATA_SN/6833319> 指的是一個「食品公司」,即是「早安!美芝城仁愛店」,可被連結的。「早安!美芝城仁愛店」是一個實例(instance),而「食品公司」則是類別(class),因此rdf:type中應該指的是「食品公司」,就是<http://data.fda.gov.tw/lod/schemas/tfda/FoodCompanyRegistration_VIEW>。

1. URL 設計不良

邏輯上,這個RDF 的表達沒有錯,但就URL的設計而言,實在很糟禚。為什麼不簡單清楚一些? 例如,類別的名稱簡單清楚,用FoodCompany取代FoodCompanyRegistration_VIEW,因此,<http://data.fda.gov.tw/ontology/FoodCompany>來指食品公司的類別(class),而<http://data.fda.gov.tw/ontology/FoodCompany/6833319>來指「早安!美芝城仁愛店」這家店。

其實URL的設計是有一些原則,其詳情可以參考W3C的文件 Cool URIs for the Semantic Web

2. RDF與知識本體應一致

再者,這份RDF中的標籤使用中文,但知識本體的宣告卻是英文,這樣的做法機器是沒辦法知道RDF內用中文宣告的屬性,在知識本體中是對到那一個英文。或是說URL根本就不一樣,怎麼有可能對在一起!

3.提供SPARQL查詢

RDF資料通常會利用三元組儲存庫(triple stores)來管理、儲存和查詢資料,這些三元組儲存庫通常也可以透過網路提供SPARQL的查詢服務,因此常稱為SPARQL endpoints,這些工具的技術都己經成熟,而且也有自由軟體可以利用,同時因開放碼源,也可以客製化成自己需求的服務,如果使用者還是把資料下載再使用,那用URL去指稱事物的功能,在網路上就無法發揮更好的效用。

4.缺乏利用既有語彙

為了資料容易整合,在建立資料知識本體時,多考慮使用標準或既有的語彙為主,以增加資料的可再使用性。食藥署的這批RDF資料,無論在類別或屬性都有標準或既有的語彙,是可以考慮多使用這些語彙。

開放與機密!? 一個「鳥」看法

因為601旅所在的龍潭機場並非要塞堡壘地帶,15人的貴婦觀光團不被起訴,但同樣地,鈕承澤拍攝電影,因勘景需求,「申請」進入高雄軍港,而中國籍攝影師因未在名單之內,卻因鈕承澤為演藝知名人士,海軍接待人員不疑有他,讓中國籍攝影師混在這行勘查團中,進入高雄軍港,結果因違反「要塞堡壘地帶法」第10條第1項之非法出入罪,處有期徒刑5月,緩刑2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臺幣60萬元,加上60小時之義務勞務。這之間差別在於被造訪的地方是否被劃為要塞堡壘地帶,但有多少地方被劃為「要塞堡壘地帶」呢? 這個問題只能問國防部,根據蕃新聞中有一文章寫到

根據檢調掌握的資料,目前涉及「要塞堡壘地帶法」中範圍包括本島基隆、新北、新竹、花蓮、台東、高雄6處,其餘則為外島的金馬、澎湖等地。
由於「要塞堡壘地帶法」的認定範圍,不能全然由檢方認定,因此必須要函詢國防部等相關單位確認。

而吊詭的是,在阿帕契案爆發時,601旅所在的龍潭機場是否為要塞堡壘地帶法所認定之範圍,就有網友打臉國防部,在行政院公告「龍潭、新社、頭嵙山、歸仁及左營等5處軍用機場周圍禁止飼養飛鴿距離範圍」之中,即是依照要塞堡壘地帶法來禁止機場周遭的養鴿,但最後法院無法起訴這15人是因為國防部根本沒把龍潭機場劃定為要塞堡壘地帶,那之前的公告是怎麼回事?

國防部對於要塞堡壘地帶法所劃定的區域是否應該讓國人充份了解,以免沒事去釣魚也可能觸闖要塞堡壘地帶在民用機場拍照也可能被抓也不能隨便拍軍機 … ,軍方只要不讓你看、不讓你知道,就用一個過時的法令來恐嚇人民,遇到權貴之時,這些法令反而成為保護傘,不免讓人質疑,這塊國防布果然是遮腐蓋爛、而不防機密,國防部很鳥、塞堡壘地帶法也很鳥。

而真正「鳥」的觀點是,是從空中看來這些存放國軍精良武器的軍事基地,以當代民用衛星航空的科技,要把軍事基地看的一清二楚根本不是什麼難事,故意把地圖留白,就可以隱藏基地嗎? G社所提供的衛星影像中,龍潭基地清楚可見,但在農林航測所提供的航空相片圖,則是挖空了一塊,再來看看OSM和G社的在龍潭基地附近的地圖,G社地圖以前是台灣民間製圖商提供,對於軍事用地依照OSM把基地範圍、跑道、和建物都揭露了,在阿帕契案前,對於軍事設施的製圖,都盡量不主動提起,避免麻煩上身,但阿帕契都是農村設施了,有什麼好忌諱的,我們只是畫畫軍事基地的農村設施罷了!

再者,臺灣地區基本圖測製管理規則 在2003年就己經廢止,現行法令國防部是什麼法令限制軍事用地的繪製呢? 國家安全法? 國家機密保護法? 但貴婦組團就能進入了,還有機密可言? 國土安全也只不是FB照片讓人按讚的理由。

Screenshot 2015-08-23 11.08.17TG-96224060-4
Screenshot 2015-08-23 11.16.23

資料開放是不能涉及國防安全,這個道理誰都能懂,在談地理空間資料的開放時,往往遇到要問國防部,事情恐怕就是GG。但對於什麼是國防機密的認定,感謝貴婦團一行人突破重圍,讓我們了解,很多本來被認為有危及國家安全的規定,其實國防部並沒有這麼要求,但行政機關還在以舊有法令來威嚇人民!?

那什麼樣的地理空間資訊開放會危害國家安全? 什麼是資料是機密? 國防部有能力判斷嗎? 阿帕契儀表板未通電下,拍照po網是否構成洩密,國防部自已也不確定,還得老美說沒問題,才由法院判定不起訴。同樣的道理,以當代資訊科技發達,國防部是否能掌握新興科技的發展,而有防治策略呢? 話說,2公尺解析度的數值高程模型(DTM)是機密資料,而5公尺解析度的數值高程模型(DEM)則是一般公務機密,精細的地表高程資料,可以提供彈道計算,提高飛彈命中目標機率,然而這個理由成立嗎? 花點錢,在日本或國外的一些公司行號,就可以買到5公尺等級的數值高程模型(DTM),再者,對岸的中共,衛星技術並不差,這些資料共軍無法自己生產嗎? 那國防部管制的理由是什麼呢?  還是一切以跳針式的回應,「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問為什麼不可以,回答依然是「就是不可以!」 ,這種愚民式策略,在當代開放政府的風潮下,這種處理方式,只會突顯自身能力的崩壞。鳥!

 

一個智慧‧各自表述

行政院正推動「網路智慧新臺灣政策白皮書」,日前參加了智慧國土分組第二階段實體會議,才了解整個想法根本就是舊酒裝新瓶,一堆過去的報告書的重組,看到一堆令人匪疑所思的問題。

如果核心議題在於如何從網路新型態互動過程過中得到智慧,使政府治理更有效能,那為什麼智慧國土的核心是永續國土? 既使是永續國土好了,那如何透過網路互動模式使國土永續呢? 這個根本性的問題影響了整個智慧國土構面的架構與論述。因為接下來的三個推動項目是「智慧防災」、「智慧運輸」、和「智慧城鄉」,根本就是「一個智慧,各自表述」,看起來就像三個推動項目中所涉及的各政府部會,將熟悉的職掌業務中,湊出來的一份白皮書,集合了一堆和網路有關係的關鍵字,如IOT、雲端、和群眾外包…等等, 但空泛的文字,整份報告書看不出來要解決問題是以什麼為本?

舉個例子來說,在智慧防災中提到「利用網路與通訊科技,結合政府與民間力量,來提高防災、抗災與救災的能力」,在這個白皮書的脈絡中指的「民間」應該是誰? 不再是過去所認知的民間了吧!? 既然是網路智慧新臺灣政策白皮書,這個「民間」就應該包含網路社群,甚至是以網路社群為主體,那問題就來了,結合政府與民間(網路社群)絕對不會是單純的只有網路與通訊科技,難道政府發給民間(網路社群)每人一支4G 手機,且保証4G覆蓋無死角,還是衛星電話,大家發生災害時可以馬上打電話呢?

民間和政府的協同合作的基礎是在於開放與透明,也就是構成開放政府的要件,加拿大政府更是以開放指令和授權為基礎,來達到開放資料、開放對話、和開放資訊,藉由這三個管道,使得資料可取得、公民可以參與、新技術可以介入、且專業可以完整。回過頭來,如何透過開放、透明的基礎,公民參與政府公共事務, 協助政府解決問題的同時,也增加政府治理效能,使民眾得到更多便利或得到更好的生命財產保障,才是防災、運輸和城鄉具有智慧的基礎,不是嗎? 再者,內容也提到「運用物聯網科技,提升對災害應變的能量即時訊息的快速傳遞」。其實談IOT,或是Sensor web,還是無法摒除開放,若資料不是開放的,沒有結構化,如何架構出機器對機器相互交換資料的環境? 所以撰寫白皮書的人到底了不了解IOT,或是Sensor web呀~~~~~~

其實我一直很不解,無論防災、運輸、或城鄉都大量使用地理資料,也都應當以國土地資訊,或是說時空地理圖資雲為基礎,而且NGIS2020計畫也即將完成,但這二個部份和智慧國士中三個推動項目的關係是如何? 如何把地理資料充份整合,以支援三個推動項目? NGIS2020對於眾群協同合作也都有規劃,那這部份和三個推動項目所要進行的事的關係為何? 如何相互支援? 這難免讓我想到,內政部資訊中心和國發會國土處有什麼問題嗎? XD

開放資料推廣的雜想

什麼是開放資料的推廣? 要怎麼推廣開放資料?應該還有更多可以做的事吧!

1. 除了hackathon,應該還有不一樣的thon,如 ideathon, mapathon, editathon….。

2. 除了APP競賽,更應該強調開放資料混搭的創新。

3. 除了APP競賽的成果,需要更多的開放資料成功案例。

4. 除了政府開放資料,個人、非營利組織(民間社團)、到企業都可以開放資料,從上到下、或從下到上,整合資訊的過程即是推廣。

5. 除了開放資料,如何使用開放源碼處理開放資料更有吸引力。

6. 除了政府補助的開放資料課程,應該還有大學校園的課程、線上課程、工作坊…..等。

7. 除了民間的課程,政府也應該讓公務人員上更多的課程。

8. 除了專業的內容,應該思考如何將有些開放資料遊戲化(gamification)。

2013-05-04 Open Data Meetup 一些心得 — 開放資料的目的是在於透明化

感謝Whisky號召讓大家在週末前來個Meetup,也感謝David提供場地準備點心零食。網路上的召集,昨天晚上聚集了來自各界的17個人的參與,MnO2快筆寫下這個meetup記錄,在這裡來分享一下個人的一些心得。

因應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data.gov.tw) 公測版的上線,這個meetup想讓大家聚在一起討論這個平台的問題,和未來對政府開放資料的期許。研考會似乎想知道和民眾期待的落差有多少? 但來這裡接收這些訊息的人是來自於凌網科技?我的困惑是凌網科技與研考會的關係為什麼要搞的如此的如膠似漆?可以做這個平台的廠商或NGO組織應該不少,凌網應該不是唯一吧!?但這個平台下一期仍然會由凌網得標? 有沒有人可以揭露一下為什麼凌網科技是研考會的唯一? 研考會為什麼選凌網科技來承包開放資料的平台的業務?廠商有什麼能力與資格才能承包這種業務?是不是很多人和我一樣想知道? 因為無「知」,請原諒我在談論中一直吐糟這位來自於凌網科技的朋友。

聚會中有不少人不認為在meetup中各自提出「政府應開放的10種資料」,政府的就會如實開放?我的反應很直接,以地籍資料而言,目前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這個資料是地方政府財源之一,對於開放的反對聲音會很大,內政部國土測繪中心若想開放還得有一段很長溝通過程。而許多與公部門交手過的與會者也多少了解基層的資料業務單位面對開放資料問題和困惑,若他們想談,許多資料使用者也願意溝通,而不只是一昧批判,因此重點在於能不能建立這樣的溝通機制?如英國政府資料開放平台(data.gov.uk)有data request 的功能,使用者若找不到可以利用data request來要資料,這個需求會被送到資料的業務單位,資料是否開放的處理過程和溝通皆公佈在平台上,其他對於這個資料有興趣的人就也可以知道處理清況,事實上,CfThellodata也在蒐集這樣的經驗。若這個資料的開放真的對於社會公益有幫助,在這樣公開的討論下,資料業務單位也會面臨極大的民眾輿論的壓力,回到地籍資料,若多數人覺得這是一件極需要開放的資料,如在Facebook上,大家都來按「讚」,地方政府也會感受壓力,我們的代議士們也才會感受「民氣」(選票),進而觀切,好啦,這個太理想了!?

開放資料社群也意識到這點,在做自已的「平台」表達開放資料的期許,展示對開放資料的處理能力,如零時政府的data.g0v.tw、經由網絡行動科技(Netivism)中譯且調校的CKAN,在青平台架起的台灣資料開放平台、 Cft再整理台北市政府的開放資料放在github上,從這裡長官們不難發現社群要的是什麼樣的平台和資料吧?!

總之,開放資料的目的是在於透明化,也就是人民有「知」的權利,無論平台,還是request的機制,都得在一個透明化過程進行。個人相當期盼有一個建全的開放資料平台,且該平台有資料request 的機制,提供民眾請求資料開放,且處理過程能透明化公開,再一次,好啦,這個太理想了!?

快篩「政府資料開放平台(公開測試版)」

一個開放資料平台是施政者用來證明政府開放程度的最佳方法之一,政府開放資料平台的成立是為了邁向透明化政府,讓人民看得到,而且「有感」! 因此透過人民使用政府所開放的資料,一方面,人民可了解政府施政、參與政府政策、甚至提出建言,使政府更有效率;另一方面,人民亦可利用政府所開放的資料,經由自己的創意與加值,從這之中獲利,政府即透過資料的開放而創造就業機會增加民間產值。

順應世界Open Data 潮流,研考會終於成立了「政府資料開放平台」(data.gov.tw),讓台灣達到Open Data的一個里程碑,恭禧! 但快速地瀏覽這個平台後,有「感」!感受到台灣政府對於透明化政府的害怕、抗拒與掙扎:

  • 過度本位主義的「政府資料開放平臺資料使用規範」。使用規範,或者說是該平台上的資料授權,主要是用來確保資料使用者在散佈、重製和改作該平台上資料時,不受智財權的限制;另一方面,政府釋出資料,恐怕因為有人用了這些開放資料後,造成財產或權益上受損,因此都會有免責聲明,這些都可以理解,但在使用規範中,聲明各機關可以停止提供資料,是一件值得商榷之事。政策改變而導致資料提供不符公共利益?我還想不出來有什麼樣的例子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而資料開放前,各機關就得清查所開放的資料是否涉及他人智財權、隱私和國防安全考量,怎麼會在開放後,因查覺到這些問題,才說不開放?這是為各機關不願意在開放前清查資料脫責?

六、開放資料停止提供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各機關得隨時停止全部或一部開放資料提供,使用者不得向本平臺管理機關及各機關請求任何賠償或補償:

(一) 因政策變更或其他正當事由,致各機關認為繼續提供資料供使用者加值使用,已不符合公共利益之要求者。

(二) 各機關開放之資料有侵害第三人智慧財產權、隱私權或其他法令疑慮

  • 重複開放、授權不一。「產銷履歷」為農委會項下的開放資料,是以CC 3.0-BY-SA方式釋出,但研考會把它再收入一次,但研考會的授權規範可以淩駕於CC授權?根據上述第6條,若政府因某些原因要停止開放產銷履歷,但早以CC釋出的資料是不能這樣被停止。
  • 人民不笨! 資料筆數多寡不會是用來評估平台的好壞的唯一指標,令人有感的資料才是符合人民期盼。當我看到「鐵路時刻表」和「客運時刻」時,著實地讓我倒抽一口氣,讓我驚訝政府透明的態度,時刻表還要開放嗎?本來就應該是開放的資料,難道在資料沒放上此平台前,交通部不允許火車時刻表被使用? 這只是多提供一個資料接口罷了!當然就不用說,資料提供只是為符合上級要求的各單位5項,因為教育部把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的住址拆開,就有好幾個表,夠交差了!這樣的情形在台北市開放資料平台也有,OK認證也用產業別被拆成好幾個表,等著看吧!這種情形應該會不斷發生。
  • 沒有資料視覺化功能,當然就不可以有分析功能。目前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所建議的資料開放平台(CKAN),在資料上傳至平台後,可以將表格化的資料利用open source 的JavaScripts,將資料呈現,好驚訝!一個國家級的資料平台,是以這麼raw的資料呈現。
  • 資料編碼.地理座標格式不統一,增加使用者困擾。BIG 5 –> UTF8, TWD97TM2 –> WGS84 Lon/Lat

 

鏈結資料 (Linked data)、開放資料(Open Data)和鍵結開放資料(Linked Open Data): 從學術到產業行與不行?

昨天應「高人」之邀,參與了台北市電腦公會舉辦的第三場 Open Data產業新契機系列論壇,會中的提問,好像講了太多我們過去的做LOD的經驗,但我提出問題的可能不是很精確,所以台上沒有任何回應,會後也沒有進一步的討論,只有台北市議會的人,是周柏雅議員的助理嗎? 說如果台北市的資料有這樣的問題我們可以幫你,感恩啦! 因為說的不好,所以在自己的部落格上解釋一下。我的發言應該是這樣的

本人在LOD上有實作,有一些經驗可以分享。研考會陳怡君科長說得好,政府資料中有74%是與地理資料有關,地理資料的開放與LOD的發展有很大的關係,今天就以地名而言,是一個很好的鍵結資料,如大家知道「野柳」過去被西班牙人稱為Diablo,這就是同一地點在不同時間上的對於地方稱呼的鍵結,也是台灣與西班牙的鍵結,地名資料目前是沒有公開授權的資料庫,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和農委會林試所,已經就利用他們所建立的4 5個資料庫中的資料透過開放授權,將資料釋出後,再以LOD技術與全球資料庫GBIF鍵結,並上傳到datahub.io被審核後成為LOD cloud的一雲,而我以內政部地名資料為主,做了另一個LOD的資料集已經與全球最大的地名資料庫Geonames.org 連結,並沒辦法完全上傳至datahub.io,原因是台灣地名資料庫沒有公開授權,若我上傳即有法律上責任,目前只能以學術研究方式提供參考。

(發言的內容有做過一些修飾,但大意沒變。哈哈哈,當天下午已經是疲憊不堪,在沒有充足的提精飲料下,實在無法完整的想起來我說了什麼。TCA的人在我發言完後,拿了一張紙來叫我把我的發言寫下來,幹嘛!這是小學生考試嗎?TCA的大哥大姊別欺負我,請看上面不精確的回憶)

我的問題要表達一件重要的事情,資料沒有公開授權怎麼有辦法做LOD,若要說也只是Linked Data不是Linked Open Data,我長年關心的是地理資料開放授權議題,都到現在這個節骨眼上了,總不能還叫廠商花錢買? 但在場的人似乎不是很在乎這件事。

接下來,對於LOD在產業上的發展,有些觀察,因個人研究興趣,對於語意網和鍵結資料有一些經驗,但三年多來對於鍵結資料的研究,多是都在學習歐美國家發展的狀態,本身並沒有研發出了不起的理論或軟體,相信一定有人比我還專業,能夠說得上的,獻醜了,就是去年在一個日本舉辦的國際會議上,就如何利用LOD資源來做強化非結構性資料,讓使用者在Facebook上貢獻資料中的能夠與現存的LOD資料相連,發表了一篇文章,論文集會由LNCS出版,有興趣可以看看投影片內容

然而這一趟去了日本,學習不少,讓我驚豔的地方是日本對於Open Data的推動方式。學術團體、地方政府和民間業者共同推動Linked Open Data (LOD) Challenge,使得產官學能夠以Open Data的需求與供應面上,就資料集(Data set)、想法(idea)、應用程式(Application)、視覺化(Visualization) 等四個面向來做競賽,個人對於這個活動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而觀察了幾個月下來發現,這樣子的競賽活動快速帶動政府、產業和學術的相互交流,強調的是Open Data資料真正落實資料應用的發展、從個人收集女性流行服飾資料並做成APP,到利用政府公開資料來發展生態或深度旅遊應用程式,對於Open Data的應用上,就廣度和深度都有一定的水準。

學術上的研究本來就應該落實到產業,但學術研究的人並不一定能夠了解產業的需求,藉由一次次名為“Challenge”活動,實際上是一種「溝通與對話」,可以逐步地媒合資料供給、技術研發和產業發展,TCA舉辦一系列論壇的目的和日本LOD Challenge相同嗎?老實說,在昨天的論壇中,我沒有看到LOD真正能夠落實到產業是什麼?先不論技術層面的問題,資料連不連的起來的問題,就「原住民族文化觀光資料開放」中的幾個Use cases,看起來就只是在消費原住民的文化,是以治理(或統治)者的角色在思考產業,但這或許是原罪,現存資料庫中的資料本來就是以治理者角度在建立資料,而不是保存文化的角度,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傳統領域可能與觀光不是那麼密切,但傳統原住民的地名,用他們自己語言來謂呼的地方的名字,是一個重要的文化資產,各位到蘭嶼,下飛機後,看到的地圖是漢語不是達悟族語,那他們為什麼不能用達悟族語來表達他們的地名?同樣的,玉山、雪山和許多高山可能都有布農族或泰雅族地名,為什麼沒有一個漢語和原住民語,雙語併行的地圖? 若原民會手上有原住民傳統地名,拿來和內政部地名Link一下,往後觀光業者就這個資料開發,就可以有雙語,可以行銷在地,又可以教育民眾在地知識,保存原民文化,(長官~,我希望看到的這樣的案例)。廣告一下,事實上,有一群長期關心原民文化的朋友(而且還有外國人參與,汗顏!外國人比我們還關心原住民),長期在花東一帶做原住民語輸入法,也逐步地將原住民語地名建入OpenStreetMap。

LOD的發展是技術面很吃重的工作,若要以推廣LOD進入產業,工具的研發或在化地是很重要的一環。目前在歐洲多是以歐盟層級的大型計畫,如FP7中的LOD2來做研發,並釋放許多的Open Source工具,使後續可以就他們的經驗和基礎再研發。但有許多工具,不一定適合於台灣的資料,最簡單,我們使用的是中文,和別人語系不同,在處理語意,和資料鏈結也會不同,(腦海中竟然出現肝藥廣告詞:成份不同、效果也不同),工研院扮演的角色是針對原民會的這個計畫研發工具,並釋放給業界使用? 昨天的簡報和問答,實在沒有辦法了解到這點。

LOD是達到開放資料五顆星等級的方法,是世界潮流與趨勢,很高興,政府單位開始想做著手做這部份,舉雙手贊同。但昨天聽起來,心中疑惑更多,這樣的討論充其量的只是一個Linked Data的論壇,而不是Linked Open Data的論壇,這麼多被提到資料,有多少是開放授權呢? 再者,談LOD進入產業是否太早,工具研發和人才培育是關鍵,我很懷疑目前台灣有多少技術人才可以進行LOD的工作,產業若要接手有多少工具可以使用?多少人才可以運用? 如果這二個基礎都沒有,LOD產業可能只是另一個空談。

 

 

消逝的地名—南港在北部,北港在南部?

大家都知道台北市內有一個「南港」區,而雲林縣有一個「北港」鎮,看似相對應的二個地名,在地理空間位置上卻是錯置,南港在北、北港在南,其實這二個地卻一點關係也沒有。南港地名的由來的確和北港有點關係,但卻不是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北港」,而是消失的「北港」,是位於現今汐止汐萬路二段的北港國小一帶,是過去產煤相當興盛的地方,在Tony 人文自然旅記中,說明了當時的盛況:

汐止地區開採煤礦的歷史可追溯至光緒十六年(1890)間。甲午戰後,日據初期,汐止地區的北港庄、茄苳腳庄、保長坑庄、 康誥坑庄、叭嗹港庄、鄉長厝庄等地都有煤礦坑,其中以北港庄的煤礦場規模最大,有北港一坑、北港二坑。 汐止煤礦產量雖不如侯硐、平溪一帶豐富,但煤礦也曾是汐止地區重要的產業,年產量約七萬公噸。 1934年,曾達到每年25萬公噸的高峰,大約是七十年前的事情。

在日治時期的台灣堡圖依然可找到這個地名,維基百科對於「汐止街」整理,也記載這個地名,可見當時北港是不小的聚落,但隨著煤礦產業沒落後,聚落也隨著沒落,日治時期的還使用地名,在百年後,地名卻不被使用。